随手日常 | 他们有个女儿。

-1-

 

“行吧行吧。那我为什么没有妈妈?”

反倒像是她不情愿问似的。

 

同性爱人养孩子,最怕也最期待的那个问题就跟夫妻养孩子不一样。

父母总怕孩子问“我从哪儿来?”

他们怕孩子问,“为什么我没有妈妈/爸爸?”

其实大张伟从把她抱回家那年就想好答案了。虽然薛之谦从来没同意过,但也没更好的办法。“实话实说呗。”张伟当时正被温奶器的英文说明书弄的一头汗,“什么都不如实话实说。”

“说什么啊?”薛之谦抱着小被褥,活像抱着个定时炸弹,头脖子胳膊都僵得不知道怎么动。大哥不知道教他多少次了,可一碰见自己乖女儿就怕万一太用力了太没劲儿了孩子疼了磕了。

“就说内个,说世界上爱的形式不一样,有的就是男的跟女的,有的就是……你跟我。”奶瓶小心翼翼端着,在胳膊里侧试温,不放心又倒一点儿出来自己尝,“我知道你怕什么。”张伟郑重其事地说,“我也怕,比如她成长过程中缺乏女性关怀么。可是人教育专家说了,现在没证据证明——”

“你别跟我扯那些!”薛老师急了,“你都快喝完了!喂还是不喂啊!”

 

结果小屁孩特别懂事。上到二年级了,问题还没问出来。薛之谦自己不安心了,跟张伟商量,你说她看见别人有妈妈,就不奇怪吗?


张伟愣了一会儿,把在卧室里玩魔方的小屁孩喊出来:问你一事儿,你不觉着咱们家没个女的挺不对劲儿的吗?

哎您怎么说话呐?小屁孩一个立正,我不算女的呀?

薛之谦刚才没拦住,现在可恨不得封了张伟的口。来不及了,小屁孩早知道他们说什么,“喔”了一声,“行吧行吧。那我为什么没有妈妈?”

 

那套说辞还没出来,小屁孩就自个儿给自个儿回答了,“因为一对爱人只能是两个人,您要是爱上我爹地就没法爱上另一个人的了,甭管男的女的。是这样吧?”

两个爹给怼得哑口无言,张伟笑成了眯眼儿,刚想说句孺子可教,小屁孩又发话了,“这都几几年了,思想进步点儿成吗?”

“欸怎么跟你爸说话呢!”前朋克青年大张伟同志假模假式要打屁股,前情歌王子薛之谦同志适时拦住了,“好啦好啦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大张伟你碗刷了吗?还有你,数学作业写完没有你在这玩魔方?嗯?”

 

 

 

 

-2-

 

小屁孩放学又被留下了。

 

他俩开车往学校赶。听说是跟同学打架,薛之谦咬牙切齿地,“谁要敢欺负我囡囡……”大老师在旁边顺杆点头,“是是是,咱们就……咱们把他……咱们告死他!”

这也太弱鸡了吧?开车的扔过来一个白眼,好歹两个都是「混过」的人,虽然当年混得不怎么样,但还是见过猪跑的哎!

现在薛之谦就恨胳膊上没纹身,不然到时候脱了外套一亮……!

大张伟至今对校园斗殴有种本能的逃避反应。童年阴影哪里这么好打发的?当初执意要个女儿就是他俩都考虑着儿子以后万一学个运动搞个体力俩爹都帮不上,顶多给啦啦队开场的大胸队员吉他伴奏,多丢人。

……现在可好了。

 

停车位空了一片。孩子们早放学了。两个人摆了「好凶」的表情下了车,进门之前还互相鼓劲儿攥了攥手。

教导主任办公室的门半开着,薛之谦小时候没考好少不了来这地儿,一阵阴寒漫上心头,他使劲把大张伟往前拽,力气用大了差点把人推一跟头。半栽进办公室的,气势上就少了三分之二,张伟又得重新拉下脸,沉着声说,我是……

小屁孩扬着脸挂着个大大的微笑站在墙边,看见他俩还牛逼哄哄地,“来了啊!”跟自己家一样的。

教导主任迎上来,握了手,张伟还是严肃,“老师,怎么回事儿啊是谁谁谁敢欺负我们宝贝儿了?”

小屁孩站得笔直抢答,“谁也没欺负我!”薛之谦拉过来看了没什么伤痕,才问,“那就是你闯祸咯?”

主任接了话,“也不算闯祸。”他叹了口气,低头给俩家长沏茶,“他们下午体育课游泳嘛,做游戏,也不知道跟谁学的,上去就咬人家男同学的脚——”

 

爹地们对视一眼。

 

“——咬了一口不算,还叼住脚腕不放了,人家男孩子也害羞的哇……”

 

 

 

 

-3-

 

“对!嗨起来!观众朋友们!!都站起来!!跟着节奏!对!!就是这样儿!躁起来!!!这是最开心的时候!!!”

 

“他一直都这样吗。”小屁孩眼含泪水。

“……是的哎。”薛老师慢慢后退。

“那您怎么看上他的?”脸被路过的阿姨又揉成了O型。

“……”可惜身后已无退路。

 


不给闺女挣面子誓不回朝的优秀家长大张伟,在幼儿园毕业趴上获得年度最佳主持人以及最受小朋友喜爱DJ奖,终于肯高高兴兴地被拉着小手回家了。

 

 

-

 

想给童年没过痛快的孩子写俩好爸爸。


评论 ( 45 )
热度 ( 315 )

© 别抓,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