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桥头《三月天》阅读攻略


我们桥头万岁。我不好意思公开喊爹就是了(喊过吗?


没有授权,非官方攻略,顶多算野路子读书笔记。过度解读警示

有剧透。

链接:进行时计划 - 《三月天01-04》


张伟。善良的,灌便宜梅子水卖给穷孩子的;热心肠的,不让人站电线杆地下招雷的书店老板。

外地人。北京来的,官二代圈子里的。但也没官到太大的程度,总有比他们家高的。砍了人——顶多算个轻伤,拘留一阵子出来,人没事,但从小该有的东西没了。

交待,没了。给自己的给爸妈的,交待。

独生子,又是疼大的,最怕爹妈失望。他受不了那种眼神的,就逃了。买房的时候不是价钱挡了他,是“立刻安定下来”的心挡了他。但他没办法,他明明不喜欢小城市,不想这辈子过得无聊,可他没办法。

第一章有一句,跟翟哥聊着聊着眉心发烫,是知道有人偷看。他对有人看他这事儿特在意,我猜是因为毕竟做过错事儿。

(也可能单纯就是敏感。)


翟哥大体是个好人,像每一个胡同口坐马扎下象棋的退休大爷,一个细节我超喜欢,他的女儿是个好孩子,或许对张伟还有好感,若自己爸爸让张伟请客了哪怕两瓶梅子水,她也是要怪爸爸的。



这篇里有三个离奇死亡。女人死在筒子楼里,案子被压下了,有的人命就是连个光明正大都不值;小孩子一脸不惧地讲荷花池里死人的故事,怕的反而是大人;墙里的尸体,爱伦坡的梗。



薛之谦。


薛之谦来书店,第一次被发现是丢伞,第二次是来找岁朝清供。这本书多聊两句,在我上学的时候还不是初中必读,等我表妹上的时候就纳入什么青少年图书馆计划了,我是那会儿才看的。很散的小散文,讲日常,却没几篇写人的,我还记得当时拿它跟浮生六记比。最好别比。


嫩薛是有点儿内向的。社交无力。本来不想进店的,张伟一让,他“不好意思”,又叫张伟帮他找书,局促地等着一动不动,好像他总是在麻烦别人似的。偷窥张伟很久了,这偷窥还有一点想被发现的意思,“没有刻意躲”,他争辩说,不知道为什么你没看着我。

但他是很聪明的,且是人事上的聪明。这好惨了,通晓交往道理,却迈不出交往的步子。

对颜色很敏感。大概跟学画画有关系。绑书的绳要红的,书的封面也看颜色。那段“我眼中的书”的谈话,像是对“我以为你会懂”的人的倾诉,或者说发泄,叫我想起小王子的狐狸。Anyway,他思想里有许多与现实世界不想干的东西。

而且骨子里有一种极为致命的天真。

不是张伟从前那种没经事儿的天真,而是有种反派人物死拧着相信自己某种幻觉的天真。我能想象到这样的一对眼睛。眼神里缺了什么东西。


第四章里他们的相处,我太喜欢了。薛之谦盯了他那么多天,终于下定决心了,“我要跟你在一起”,像是赖在家门口不走的流浪狗,认定了即使你现在不要他,总有一天会要他。

这,恰好就是张伟想要的“有趣”。


好了现在担心的就是张伟终有一天爆发,爆发一些忍了很久的情绪,无论是人生的不公还是什么其他的,也担心他对薛之谦、对这个“有趣但自己糊弄不过去”的事儿用尽最后的耐心。


我读同人很挑剔。但有个怪的,作为肉文作者(。)对我而言,好的au,就是你看见这俩人聊两次天儿,就能想出他们上床的样子。

活灵活现的(。



这两个人设是非常复杂的,环境里全是伏笔。非常难写。

圈里有这么个太太该庆幸。


评论 ( 11 )
热度 ( 40 )

© 别抓,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