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薛 | 另外一个关于欲盖弥彰的小段子

 

 -

 

薛之谦换了一件新的毛衣。

黑色,毛绒绒,高领,oversized。袖口过长,他甩了几下胳膊才把手指露出来,给送机的粉丝签名。张鸣鸣眼尖,看见一点什么,甩个双肩包给他,非要叫他背着。

……干嘛?

街拍好看。

好看管个屁用你帮我拎着嘛。

……你听我的。

扣你工资啊。

……你听我的!

 

行程是上海飞广州。可据说大张伟昨儿上海录完吐槽大会今早飞北京,后天才从北京往广州准备演唱会。一个粉丝小小声地问,谦谦你是去大张伟演唱会吗?去那么早干嘛?

薛之谦愣一下,要你管?

有时候他觉着这帮孩子有受虐倾向。从前——他是说十几年前,刚出道的时候,粉丝都是用来哄的。还得费尽心思哄开心了,生怕漫不经心就走了一个。现在非常奇幻了,你越怼她们人越开心,视频发到网上还有营销号捧,说看人家这粉丝和爱豆的关系,啧啧啧。

神经病。

他说完“要你管”,一群人都乐了,手机拼命往前伸,一副“再骂两句再骂两句”的样子。他不负众望,“你买票了吗?没买票你问有什么用啊。”

粉丝不服气:“我们存钱等你自己开呢!”

他特想说,我开他开还不都一样——

双肩包好像被谁往下按了一按,他整个人受力差点往后倒。粉丝“哎哎哎”地护着,他突然想起大张伟说每次接送机,那都跟一群母鸡围着一个小鸡崽儿似的,翅膀一张咯咯哒咯咯哒,恨不得一个个都把你藏她们羽毛里。

他说,这不挺好的?

大张伟笑,挺好的挺好的。最好把你往咯吱窝一夹带跑了,带回家自己疼。

画面感太强,他差点笑得、笑得——

 

快到安检了,薛之谦停下来说了声“就这样吧辛苦你们啦。”黑框眼镜下脸有点红,他挠了挠脖子,那儿发痒,是昨晚某人留的印记。

 

——他差点笑得滚下床去,被人拽着肩膀一把捞回来,“薛老师身上怎么这么滑。”

刚洗了澡啊。

哎哟喂薛老师人真好,准备工作都帮我弄完了。

……喂!

与人方便自己方便。

滚!

 

双肩包是有点儿沉,他想半天自己往里放了些什么。估计也就是充电宝和外套吧?他系了安全带,把包递给旁边的助理。空姐过来笑眯眯地问薛先生您喝什么——您这手机关一下好吗?

他点头答应着,手机没注意滑到地毯上。弯腰捡起来,空姐又微笑,“您需要粘筒吗?”

“粘筒?”

张鸣鸣从过道那边喊过来,“要要要,谢谢。”

薛之谦不服气,“这毛衣是新的!没起球哎!”

“啊不是,您背上有几个——绿色的——”空姐抬手指一指,“不小心蹭的毛吧,这是?”

薛先生拽着自己的衣服往后看,马上表情都乖了起来,坐正,认认真真地答,啊那就……请给我粘筒,谢谢。

“还蛮明显的,在哪蹭的呀?”空姐试图构建友善关系。

“在,在在在在……”

结巴半天,觉得什么借口都不如一句“我不知道”更容易,刚想张嘴,忘记关的手机亮起屏来,“大张伟:薛我把润滑塞你包里了。”

他手忙脚乱地按关机键,“不好意思啊那个我……”

“大张伟:30ml,能过安检。”

 “……我喝矿泉水就好了手机关了那个其他乘客也需要您的帮助吧咳咳咳, 咳咳……谢谢啊。”


 

 

 -

等等我本来想写什么来着……

休了假就开始放飞自我。

那个……

说要写长评的几位小朋友~其实我真的有在等呀~

评论 ( 40 )
热度 ( 275 )

© 别抓,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