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谦】中篇-吃东西一定要给钱-3

第一篇链接

第二篇链接

一个特别敞亮的恋爱故事,波浪线~

今儿一天我都在傻笑根本工作不下去!气。


罐装青岛啤酒:


我妹催两次了。我感到再不更时代姐妹花怕是要分家。

---------------------------------------------------

最近薛之谦总觉得自己帮派的小弟们好像背着他在搞些什么小动作。
当然,由于小弟们脑子实在不太聪明,他用小动作三个字来形容都算很给面子了。啊哟他是没看到那个小黑和麻团哦,站在薛好大炸鸡店门口十米开外瞄着他就开始嘀嘀咕咕嘀嘀咕咕——这叫小动作吗?这戏多得就差打一束追光了啊。
他抄起胳膊站在收银台后面看他们。
你们老大是戴眼镜没有错,可这是镜框欸!双手直接戳进去能把眼睛戳瞎那种。是当你们老大白痴吗?
不过他也并没有立刻抓人来问。以不动应乱动,他倒要好好看看他们能搞出个什么鬼。

十米开外。
“你说我们老大哦,是不是真的没人爱啊?看起来好可怜。”
“是啊,你看上次二狗问他,他一声没吭欸!最后还自己去默默扫了厕所,阿鸡起夜的时候都快吓死了。”
“妈的,这样下去不行。你看我们老大,在这条街上算帅气的吧?”
“对啊,而且还有钱。黑帮大少,商业巨子,坐拥超人气店面,小学生每天排队五十米!这条件够可以的吧,还想怎样啊。”
“没错!就这样还有闲功夫操心我们恋爱,看来真的没有人爱。呜呜呜老大太可怜了,难怪阿鸡尿完回来抱着我哭。”
“总而言之我们要先给老大找一个大嫂。”
“我也这么觉得。”
“靠了,无论怎样......你看他在看我们。”
“真的耶。”
“啊好可怜,我都不忍心看下去。”
“不要和他对视了我怕我哭出来。”

于是几天过去薛之谦觉出些不对劲了——怎么店里女性顾客数量突然翻了个倍?而且点东西的时候老使劲看他,看得他哦莫名其妙又紧张,收银算钱都算错好几回。
还有问他要联系方式——要什么联系方式?那种东西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给啊。只好给一给店里小广告,给了又被瞪,越发莫名其妙。
不对。肯定有哪里不对。

他站在店门口低头想了半天,意识到必须抓一个小弟把事情搞清楚,不然生意都做不好。
想着想着听到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从旁边过来:薛老板我站你门口半天了也没见你搭理我,怎么着是困了啊?
这声音,好熟悉哦。

薛之谦皱着眉毛一抬头——欸张警官!
蹦过去蹭胳膊:张警官好哇。
好好好好好。一个便衣的张警官把他从身上揭下来:薛老板您太热情。
不用叫我薛老板啦,叫薛之谦就好。他笑眯眯:想吃什么啊?我请!
薛之谦......薛之谦......薛之谦虚......薛老板您虚么?哦不是,没有没有,啊听不懂听不懂算了没事儿啊没事儿,内什么,给我来来个炸鸡翅!
薛之谦探头对店里小哥喊:五对炸鸡翅!
哎哟您客气,五对太多了哪儿能要五对啊。虚伪的张警官气短地摆摆手,最后吃完五对鸡翅没要他十分钟。

等鸡翅的空当里他俩开始尬聊。
薛之谦看张伟穿的便衣,心里握拳想太好了,终于有了一个话题。
遂开口问:张伟哥今天休息啊?怎么到这边来啦?
而且张警官的便衣也是厉害哦,说真的他手下最浮夸的小弟穿得都没有这个厉害。看看这个绿刘海,喔唷,先前塞警帽里他都没看出来......
薛之谦不由肃然起敬。
这么说张警官的人生一定很精彩了,开玩笑,肯定有某种不为人知的过往让他脱下警服就成了......一个荧光棒?

——今儿我备勤,随便晃晃。荧光棒本人胡噜一把头发:说让我没事儿干就去抓抓贼,我是那么听话的人吗?我是。刚送了一个回所里又蹓跶到这边儿来了,这不正好瞧见您杵门口发呆呢。
唠完瞄了薛之谦一眼,笑了,眼尾飞出褶子来:坏了,该不会又抓的你人吧?
怎么可能!薛之谦胸脯拍得响亮:我们才不做这种事。再说这条街上的小偷都被我小弟抓完了,你过来都不一定能抓到人。
哇噻,对面仰头乐:你们还发展抓贼业务啊?厉害厉害厉害。

正乐的时候鸡翅炸好了,鼓鼓囊囊装满一个最大号的纸袋子递到人面前。
张警官眼睛都笑没了:这真是,哎呀!谢谢您谢谢您。
薛之谦客气:没有没有,你是黄金会员VIP黑卡嘛,阿鸡的事也谢谢你啊。
唉哟您快别提了,多大点事儿。
挥挥手,正准备走的时候又想起个什么,原地转了个圈转回来;表情也瞬间揶揄起来,充满八卦气息。
——内什么,薛老板您相亲相的怎么样了?

薛之谦一脸懵:......什么?
张警官重复:相亲!是还没成是吗?那那看来我问早了。
薛之谦上前一步扯住人胳膊:什么东西?相亲?我怎么不知道我相亲?我干嘛相亲?
诶诶您别激动。被扯的跟着莫名:赶情东边儿街头内小破公园里相亲角上贴的不是您啊?
见鬼了我靠,我没贴啊?
我操,上头是你啊,放那么大一照片我又没瞎不是您还有谁啊?
薛之谦觉得头就有点晕。容嬷嬷拿针戳他太阳穴了。
你告诉我位置我去看一眼。他揉脑袋,觉得人生虚无。
还告诉个什么啊,走呗。张警官掏出一根鸡翅咬了口:我带你去不就完了么......嚯真烫。

历经十八分钟跋涉薛之谦终于站在东边街头小公园相亲角他自己的相亲小广告前气得浑身上下抖。
什么鬼这是!他瞪着自己的巨幅照片:妈的这都什么鬼!
张警官路上就把鸡翅啃完了,这会儿正特别满足地跟着端详起小广告来。
我就说我见过吧,您看看。他指着那海报大小彩色打印无比醒目的薛之谦照片对本人说:搁这么大一张愣是把其他人衬得跟牛皮癣小广告似的,我出警地儿离这十好几米呢一转头都能看见您贴这板子上。
薛之谦沉默。他好累。
嚯这底下还字呢我上次都没看着,这什么......本人比照片更帅欢迎去薛好大炸鸡店学习交流?
张警官笑得愣是没站住,往旁边歪了两步:嚯这用词,学习交流可还行......交流进出口贸易啊?

薛之谦抬手开始抠海报,哦,小广告。
反了。他絮絮叨叨絮絮叨叨:反了反了。
——都他妈给我跪帮规去一个都不许跑!

-TBC-

---------------------------------------------------

早安。


评论 ( 6 )
热度 ( 159 )

© 别抓,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