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口相声 | 大薛友情向 | 我们的粉丝总撕逼。

 友情向。

过年前真的该说一点儿正经的,希望不好的风气就不要带进新年了。

纯粉不可怕,毒唯毁一家。希望新的一年两家粉丝越来越和谐,希望毒唯长点心眼、幡然悔悟,别自作聪明,给您爱豆徒添烦恼了。

 

-

 

大张伟:各位好,我是著名相声表演大师大裆儿伟。

薛之谦:大老师可真不客气。

大张伟:这位是我的老搭档薛之谦。

薛之谦:是我。

大张伟:相声的初学者薛老师。

薛之谦:惭愧惭愧。

大张伟:谦虚谦虚。薛老师一向谦虚。

薛之谦:这话我不接你的!

大张伟:今天大年二十八,那咱们先给观众朋友们拜个年。相声演员大张伟——

薛之谦:薛之谦——

合:给各位拜年了!

(观众鼓掌。)

 

大张伟:今天跟我合作的还是薛老师。

薛之谦:嗯是我。

大张伟:我们俩在小年夜合作过一个别的。

薛之谦:为了宣传大老师的新歌来的。

大张伟:对,大鸡叫过年。

薛之谦:还来?

大张伟:上次差点儿没兜住,这次不说了。

薛之谦:兜不住的,你就不该穿你那丁字裤。

(观众大笑并:噫——)

 

大张伟:哈哈是是是,薛老师了解我。这个尺码啊也是非常的熟悉了。

薛之谦:身高体重什么的。

大张伟:我跟薛老师很多年朋友了。

薛之谦:是的。

大张伟:薛老师见证了我从不红到红的历程。

薛之谦:那没有!大老师什么时候不红过?

大张伟:我那年见你的时候扭着一百八十斤去跳恰恰那真是人生的低谷了。

薛之谦:喂导演打你啊!

大张伟:我也见证了薛老师从不红到红的历程。

薛之谦:这倒是。

大张伟:薛老师从歌手到段子手。

薛之谦:不是不是,还是歌手……

大张伟:头发从茂密到稀疏。

薛之谦:哈哈哈哈是。

大张伟:性生活从有到无。

(观众:噫——)

 

薛之谦:(甩胳膊)鬼啊!

大张伟:嚯,鬼鬼鬼您都要?您现在是跨、跨跨跨阴阳了都。

薛之谦:这段掐了!

大张伟:行,不是跟鬼!薛老师不乐意了。

薛之谦:哎说你你乐意?

大张伟:就算薛老师乐意,人粉丝也不乐意啊。

薛之谦:对,谦友嘛。

大张伟:一帮孩子都长头发大白袍,一跳一跳地,这么……

薛之谦:什么啊!僵尸吗?

大张伟:张牙舞爪的,“我是鬼啊我才是鬼啊”

薛之谦:喂大张伟!(作势要打)

大张伟:(躲一下)我说的是薛老师人粉丝疼他。

薛之谦:对的,在这里也谢谢大家了。

大张伟:薛老师生病的时候,粉丝纷纷涌去医院看他。

薛之谦:虽然很感谢……但这个也不提倡啊。

大张伟:医生说别别别得拿号啊一个个来,十分钟啊超时加钱——

薛之谦:哎!加什么鬼的钱?!

大张伟:薛老师钟贵啊。

(观众:噫——)

 

薛之谦:大张伟你把这事说清楚!什么钟不钟的!

大张伟:嗨,不是!粉丝不是去看您嘛!

薛之谦:然后呢?

大张伟:您不是在,那个,床上——

(观众笑翻。)

薛之谦:等等!笑个鬼啊!

大张伟:那个什么,睡觉嘛。那谦友也不能打扰您休息对不对,医生就说啊……

(观众:噫——)

 

薛之谦:你拧不回来了。

大张伟:怪我怪我。人薛老师是清白的。

薛之谦:根本不用解释这么多好吗!

大张伟:我就是说这种行为不提倡。

薛之谦:没错,不提倡,主要是粉丝也都有自己的生活,其实活好自己是更重要的。

大张伟:那活儿不好的呢,薛老师就看不上了——

(观众:噫——)

 

薛之谦:(歪头瞪,撸袖子。)

大张伟:别别别别,知道错了知道错了我重说!

薛之谦:跟你就说不下去。

大张伟:因为我活儿没有那么……不是!不是!我说粉丝这个事儿啊。

薛之谦:对,粉丝。

大张伟:比如大蜜吧,基本上我看着算是粉丝里最矛盾的一个群体。

薛之谦:你不是叫他们干妈吗?

大张伟:是我干妈啊,可是也、哈哈哈哈就是,你知道那个搜索——

薛之谦:如何能睡到大张伟。

大张伟:是,然后那个……我……我也不是很知道了。(手指揪长袍)

薛之谦:(对观众解释)大张伟的粉丝是想睡他的干妈。

(观众:知道!!)

薛之谦:你们也是啊?

(观众:是!!!)

 

大张伟:后边儿拿号去!……不是、不能说这个。

薛之谦:神经病啊!又不能播了!

大张伟:那个,还是说粉丝啊。

薛之谦:你好好说。

大张伟:薛老师应该不知道吧?

薛之谦:啊?

大张伟:咱俩粉丝并不是很和谐。

薛之谦:真的啊?

大张伟:您那什么,谦友,嫉妒我的美貌。

薛之谦:哈哈哈哈你也当我信,不过大老师瘦了是蛮帅的。

大张伟:谢谢您,哎你那个“不过”什么意思?

薛之谦:哎为什么不和谐?

大张伟:我不知道啊,我猜啊,南薛北张嘛。

薛之谦:这个说了好多年了。

大张伟:粉丝不服气,就都吵起来了。

薛之谦:吵什么呢?

大张伟:一开始说你蹭我热度。

(全场:噫——)

 

薛之谦:你听听。

大张伟:我也觉着不对啊。

薛之谦:啊。

大张伟:薛老师微博粉丝是我十万倍都!

薛之谦:没有没有——那就是你蹭我。

大张伟:网友乱说。

薛之谦:肯定是乱说啊。

大张伟:挑拨离间!

薛之谦:有这个可能。

大张伟:我跟薛老师不受影响。

薛之谦:我们关系一直都好的。

大张伟:他们还说你别的呢。

薛之谦:又说什么?

大张伟:说薛老师卖惨。

薛之谦:……大张伟你是不是自己这么想硬加大蜜身上啊?

大张伟:哈哈哈哈给您看出来了。

薛之谦:你……来走走走出去打一架!

大张伟:没有没有没有、没有!英雄饶命~(合掌跪

薛之谦:你有种再说一遍!

大张伟:卖卖卖卖——我说她们说的不对!

薛之谦:来我看你怎么圆。

大张伟:看薛老师这个发量变化就能看出来。

薛之谦:过得真的不容易。

大张伟:薛老师写段子写歌的确好,红根本也不是说卖惨什么的,都是真事儿。

薛之谦:谢谢大老师。

大张伟:而且卖惨这个词儿就是为了博同情的那种行为,薛老师从来也不是让你同情他,同情真是最大的贬低,我跟薛老师都这么觉着。那人家说说过去的经历还不行了?真事儿就这样,你不爱看换台啊。

(观众鼓掌。)

 

薛之谦:惭愧惭愧。

大张伟:我挺佩服薛老师的。

薛之谦:哇你……你说真的哇?

大张伟:啊?假的啊。——不是!

薛之谦:嘴里就没有实话。

大张伟:薛老师一路走来就是不容易,写得出好歌和好段子是努力和天分,但也付出了代价。

薛之谦:什么东西都有代价。

大张伟:薛老师的确付出了很多,从小到大,很多亲情的陪伴啊,包括自己的梦想都搁置过。

薛之谦:嗯。(有点泪。)

大张伟:有些根本是你无法选择的,这我特别能明白。(抬手拍拍肩)

薛之谦:谢谢大老师。就之前我也说,大老师教会我一句话,音乐这就跟你的一口饭似的,人不能不吃饭嘛。

大张伟:就是这个意思。现在大家看到的薛老师真的是全靠自己、拼搏不放弃,才有的这些好音乐和好段子。

(观众叫好鼓掌。)

(薛之谦鞠躬。)

 

大张伟:(扶人起来)哎还没说完呢!您,您您要退场了吗这是?

薛之谦:没有啦!哎我发现你最近终于说人话了哎。

大张伟:嗨这不是那个,喜…喜欢您嘛。

薛之谦:我有天看一个网络综艺啊,有你和黄绮珊老师。

大张伟:哦那个“爸爸去哪儿”对不对。

薛之谦:什么鬼啊!方言唱歌的那个。

大张伟:啊是是是,十三亿分贝。

薛之谦:黄老师说薛之谦在你心里是一百分。

(观众:噫——)

 

大张伟:不不不、不聊这个!粉丝那事儿还没掰扯清楚。

薛之谦:哇!大张伟害羞了。

大张伟:是是是刚怼完我自己粉丝再说爱您不好意思(sī)。

薛之谦:接着怼谦友了啊。但是谦友有撕你吗?

大张伟:就、不是撕,也,就也说我呗。我那点儿黑料全世界人民都知道。

薛之谦:就是——

大张伟:就是那什么、抄袭(xī)呗。

薛之谦:现在还有说的啊?

大张伟:薛老师曾经在采访里挺过我。

薛之谦:我觉着那首歌明显就不是抄啊。

大张伟:那别人就说了,薛老师这是逢场作戏!怪那记者干嘛这么问!

薛之谦:谁说的?

大张伟:(瞄薛之谦)

薛之谦:(正色)肯定不是谦友。

大张伟:对!不是谦友!这肯定是别有用心的!小人!

薛之谦:希望大家不要受这些人挑拨啊。

大张伟:提醒粉丝别上套儿。

薛之谦:虽然的确是逢场作戏,可是——

大张伟:哎等会儿!

薛之谦:开玩笑的!我觉得啊,真的是粉丝的话,是不会去撕这个的。

大张伟:薛老师倒是不担心。

薛之谦:你想啊,撕这个肯定让你偶像又掉粉,又掉路人缘的,图什么啊。

大张伟:何况我跟薛老师我们俩关系多好,清朝的兄弟了。

薛之谦:开玩笑,拉着手贴着条留着辫子跳到现在啊!(伸手僵尸跳两下)

大张伟:哎哟喂您又说这个性生活的事儿。

薛之谦:啊——啊??谁说……?

大张伟:不就是鬼嘛哈哈哈您还贴着条儿,(比划)上边儿写男人福音,八厘米变十八——

(观众:噫——)

 

薛之谦:喂!!大张伟!

大张伟:我,我我我说您脱发脱的!头发得长快点儿,从八厘米嘛……

薛之谦:……喔脱发啊。

大张伟:您以为呢?

薛之谦:我……我也以为脱发。

(观众:噫——)

 

大张伟:薛老师什么都好,就是真该歇歇了,太累。

薛之谦:二月份演唱会我还给你当嘉宾呢。

大张伟:——那2月18号之后真该歇歇了,太累。

(观众笑。)

薛之谦:大老师人间精品演唱会,非常的热闹了。

大张伟:薛老师知道我的风格。

薛之谦:(学张伟语气)都躁起来!…这是最开心的时候!朋友们挥舞你们手中的孩子!

大张伟:哎哟喂真像。

薛之谦:没孩子怎么办?

大张伟:哈哈哈那能怎么办,给他现生一个出来!

薛之谦:怪不得你有床……

大张伟:跟薛老师演唱会不一样。

薛之谦:是,我们没床!

大张伟:不用床那帮女孩儿都跟疯了似的,“挥舞起你们手中的bra——”

薛之谦:神经病啊!!那男的怎么办?

大张伟:男的看什么演唱会啊……不是,男的就挥舞起你们的豹纹背带丁字裤!

薛之谦:都是大老师送的。

(观众大笑。)

大张伟:包括薛老师现在穿的这一条。

(观众笑:噫——)


薛之谦:……你!

大张伟:刚才咱们那个,拉手上厕所,我还看见了。

(全场笑翻。)

薛之谦:哎哎哎哎等等,你这么说人家要误会的啊。

大张伟:上次相声说完薛老师还回赠我一个。

薛之谦:就说鸡的那个相声。

大张伟:礼尚往来。

薛之谦:是说让大老师好歹兜一下。

大张伟:我一看还有形有状的。(比划)

薛之谦:还用过的?!

(噫——)

 

大张伟:粉丝又要撕起来了。

薛之谦:这能说什么?

大张伟:——“大张伟不怀好意!”

薛之谦:你怎么着我了?

大张伟:——“大张伟逼洁洁穿丁字裤!”

薛之谦:洁洁是我小名。

大张伟:——“薛之谦又拉姆们张伟去厕所蹭热度!”

薛之谦:去厕所蹭什么蹭啊我!

大张伟:那人家反正就这么说你也没办法。

薛之谦:直接决裂了得了。

(观众:不要!!!)

 

大张伟:给他们个痛快?

薛之谦:让他们吵吧。

大张伟:那我可为难了。拿人手软啊。

薛之谦:拿什么了?

大张伟:你丁字裤还在我这儿呢。

薛之谦:你神经病啊!!!

 


-End.-

 

-过年好。-

-争做文明粉丝,抵制无脑毒唯。-

 


评论 ( 63 )
热度 ( 352 )

© 别抓,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