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摸写一发 | 对口相声 | 叫鸡哦不是鸡叫大过不是过大年。

#说好歇到过年又被炸出来系列。#

相声特正经,没很长。脑子飞癫了,如有雷同烦您告我一声。

小年和春节快乐。


三俗预警!写得快了有错别字以及万一段子不好笑也预警。

 

 

下面有请薛之谦和大张伟给大家带来一场正经的相声:叫鸡大过……鸡叫大…妈的永远说不对。

 

(长衫的两位一定很好看嘤嘤嘤。)

 

 

(二人上台,掌声起起起起起灭。)

 

大张伟:哎哟喂,这么多人啊!赶紧给大家问声好,鸡年快乐吧祝您!我是相声表演大师大裆儿伟。

薛之谦:喂,不是说好说鸡不说吧的吗?

大张伟:你等会儿,这位呢,就我旁边这位,是我今天的搭档,他叫自己相声界的初学者,薛之谦。

薛之谦:是,惭愧惭愧。

大张伟:薛老师谦虚。

薛之谦:薛之谦虚嘛。

(对视一笑)

大张伟:我跟薛老师呢,其实都不是专业说相声的,我们是——

(观众:段子手!)

大张伟:哎那您可猜错了。我跟薛老师是著名中医世家后代,悬壶济世,专门治早谢和不孕不育的。

薛之谦:哦我们还是一家子。哎等等!你说早什么?

大张伟:(靠近话筒)早,谢啊!

薛之谦:你这早、早、……

大张伟:提早谢顶啊!

薛之谦:谢顶,是是是谢顶。

大张伟:哎哟喂薛老师想哪儿去了?

薛之谦:……我想的也是谢顶。

 

(观众:噫——)

 

大张伟:说起谢顶……

薛之谦:不是,(拦阻状),咱们今天不是来说谢顶的。

大张伟:那说什么?

薛之谦:拜年嘛!给这个观众朋友说一些吉祥话。

大张伟:对对,拜年,咱们还有个主题,就是我那歌,叫鸡过大年。

薛之谦:等等,你那歌?

大张伟:啊我那歌啊,就是想写那个鸡年到了吧——

薛之谦:你别着急!你那歌,你新写的,叫鸡过大年?

大张伟:叫鸡大过年啊。

薛之谦:那名字不是“鸡叫过大年吗”?你自己歌!

大张伟:对,大鸡叫过年嘛。

薛之谦:哎(又拦阻),鸡,叫!过大年。

大张伟:对对对,说的就是这个大过年啊,叫鸡——

薛之谦:你!停!大张伟!

大张伟:您拦我干嘛?还这么大声叫我名儿跟我妈似的。

薛之谦:这段儿你都不敢跟你妈看!没法播!

大张伟:我怎么着了?

薛之谦:你再说说你那歌名。

大张伟:叫大鸡过年嘛。

薛之谦:什么鬼啊!你自己说能不能播!

大张伟:那薛老师说叫什么名儿?

薛之谦:明明是“大鸡叫——”,哎?

(全场大笑)

 

大张伟:(笑到抬下巴)哈哈哈哈薛老师,说什么缺什么啊。

薛之谦:哎大张伟!你这是给我使绊子呢?

大张伟:哎哟喂我可不敢给您使绊子啊。我怕人揍我。

薛之谦:是该揍你。

大张伟:现在薛老师可红着呢,估计粉丝得排队领着揍我的号码牌。

薛之谦:啊多红那倒没有……

大张伟:红啊!有多红,薛老师上一节目,台里三十宝马来接,薛老师死活不同意。

薛之谦:这我怎么不同意呢?

大张伟:排场小啊,薛老师出门儿一看,嚯——

薛之谦:哦我嫌少?

大张伟:那马高一米八五、薛老师一米五、增高垫儿十公分、鞋跟儿十公分,请问薛老师距离马——

(观众笑翻:咿——)

 

薛之谦:神经病啊!用真马啊!

大张伟:薛老师吭哧吭哧地上,上不去啊他,他一手紧握着马鞭——

薛之谦:等等!(底下笑声没停),收!大张伟你说清楚啊,我一手什么?

大张伟:您紧握着马鞭啊。

薛之谦:我……(差点岔过气)我紧握马什么?

大张伟:紧握马马马、那个,得儿驾(手在空中一甩),您不得要鞭子嘛,抽那马嘛。

薛之谦:哦抽马那鞭子……

大张伟:薛老师以为什么?

薛之谦:我…我也以为是鞭子。

(全场:咿——)

 

大张伟:反正薛老师红。

薛之谦:没有啦!

大张伟:比我红。

薛之谦:不敢不敢。

大张伟:薛老师又谦虚了。咱们行内的都知道,薛老师身价是今非昔比了,麻雀变凤凰,野猪能上炕,划船全靠浪——

薛之谦:都不是好话。

大张伟:哎哟喂说您红嘛,就是特了不起。薛老师写一段子,这个,可不少。(手指比heart)

薛之谦:这个?(迷惑地也比一下)

大张伟:嗨,就那个嘛,爱心嘛(摩擦数钱状)!

薛之谦:哦爱心爱心。

大张伟:可是薛老师赚爱心也辛苦。

薛之谦:啊……都这样。

大张伟:为了写段子日夜不歇,愁得肿手肿脚不孕不育。

薛之谦:你也差不多。

大张伟:我差点儿,我就是有点儿脱发。

薛之谦:你……你早谢我不孕不育是吧?

(观众笑。)

大张伟:咱俩还治不了咱俩。

薛之谦:怎么治不了,不是老中医吗?

大张伟:医者不自医没听说过?

薛之谦:那正好换着治嘛。

大张伟:不一样啊。

薛之谦:怎么不一样啊。

大张伟:您看啊,您愁得是下头难受,我愁的头上难受。

薛之谦:那不正好换着——

大张伟:我不换。

薛之谦:怎么呢?

大张伟:我愁的都攻上边去了。

薛之谦:啊?

大张伟:您不是一直在下头来着?

(全场愣,笑并:噫——!!!!)

 

薛之谦:喂!鬼啊!又不能播!镜头都没啦!(作势要打)

大张伟:别别别,您打坏了没处订第二个去,就算买着了还不得再充遍气嘛……

(全场又:咿!!)

 

薛之谦:得了你!

大张伟:行,那个,咱们还说薛老师。

薛之谦:不一直说的都是我嘛?

大张伟:对,说薛老师这微博,段子,特别火。

薛之谦:哎…没有没有。

大张伟:但薛老师更火的是什么?人写歌写得好。

薛之谦:啊谢谢大老师了,那么过年后我就有新歌要给大家听啦……

大张伟:鼓掌!(众人鼓掌)——停!新歌的名字敢不敢说?

薛之谦:那最好还是当做惊喜……

大张伟:那我就替薛老师宣布了。

薛之谦:哎等等等一下!

大张伟:多应景啊喜气啊您说一下怎么了?(挤吧下眼)

薛之谦:(get到信号)对对对,好那么新歌呢也是五个字。

大张伟:大!过!年!叫!鸡!

薛之谦:我就知道你得说这个……

大张伟:这回名儿没错。

薛之谦:个鬼啊!全错了啊!你自己的歌你不记名字啊张伟!

大张伟:是是是那您说。

薛之谦:我不说了!谁爱说谁说!

大张伟:薛老师什么都好,就是不经调戏。

(观众大笑。)

薛之谦:哎哎哎!

大张伟:您看看,一调戏就急。

薛之谦:谁都得急。

大张伟:您得有点儿耐心。

薛之谦:你还教育我呢?

大张伟:就说那歌名儿。

薛之谦:还说啊?

大张伟:我不会您多教两遍不成嘛。

薛之谦:那可是你自己写的。

大张伟:嗨观众朋友们都知道我我我不会起名儿。

薛之谦:都知道?

大张伟:您听听我那歌儿,咻一咻,写给支付宝的,逛吃,写给火车的,倍儿爽,写给洗浴中心的——

(众人:噫——)

 

薛之谦:你还是别说了!又得没法播。

大张伟:要么说我综艺太监嘛。

薛之谦:别的不太监就行。

大张伟:那您可清楚。

薛之谦:哎。(反应过来)我清楚什么鬼啊?!

大张伟:咱们说这歌名儿。

薛之谦:对,要教你。

大张伟:叫鸡,……

薛之谦:不是不是,鸡叫,大张伟,鸡,叫。

大张伟:哦鸡叫。

薛之谦:鸡叫过大年,鸡在前面。

大张伟:鸡在上头。

薛之谦:什么上头……也行,过年在后面。

大张伟:我知道!鸡叫过大年嘛!

薛之谦:学得也快。

大张伟:鸡在上头,过年在下头!

薛之谦:……你就这么记吧。

大张伟:是是是,谢谢过年老师。

薛之谦:啊不客气……什么?!

大张伟:在下头的不是过年嘛!

薛之谦:神经病啊!

 

(鞠躬。)

(那您是鸡吗大老师(划掉


评论 ( 52 )
热度 ( 320 )

© 别抓,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