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个童年片段 | 大概叫童言无忌吧

-如果他们很小认识的话。

桥头写过长篇(但是删掉了(╯°□°)╯︵ ┻━┻

竹马那篇au也有一点。但今天我看了个薛的访谈,觉得…唉有空再解释,胡乱写写。



-


张伟跟合唱团去上海排练和表演一周,第一天下午就在旅馆的弄堂口碰见了爸爸在附近书报亭工作、自己闲着蹓跶的薛之谦。

老师给张伟了一点钱让他买油墩子,可是卖东西的老爷爷只听得懂上海话。张伟闻着香却吃不到,急得满头大汗,薛之谦来解了围。买到怀里了,张伟先吃了两个,又举着最后一个礼貌性地问一问,“这位小朋友,你吃不吃?”

薛之谦过来,看一看他,直接上手却小心翼翼地戳了一下那个油墩子,“这个炸得好!我能吃的呀?”

张伟只能给了。


薛之谦吃东西慢,有一句没一句地问张伟是哪里来的、来做什么、家长跟没跟着。张伟说北京老远了,他爸妈都没来,“一老师带我们来的,中午刚去看了我们要唱歌那地儿。”

薛之谦问,“唱歌?”

“啊,那地儿,可大了,”张伟说,“那个舞台就有这么——”他虚画个好大的圈,又嫌自己胳膊短,往左边跑了两步又喘着气挪回来,“这么大!”

“你要去那么大的台子上唱歌吗?”薛之谦恨不得鼓起掌来,“特赞了。”

张伟笑眯着眼接受了这个夸奖,背着手小大人地说:“我还出过国呢!”

薛之谦歪头想了想,又问,“你不怯场吗?”

张伟原本以为他会问自己在国外的事,正好能吹个牛,没想到是这,他干脆地摇摇头,又点点头,“嗯”了一声,“第一次怕唱不好,结果唱得一直都挺好,就不怯场了呗。”

薛之谦低头看着自己脚尖,说,“真好。”

张伟好奇,“你也唱过歌?”

薛之谦说:“我在班上唱过娃哈哈,不过…反正,哎呀上去就差点失声了你知道吧?”

张伟想半天,“娃哈哈什么玩意儿?蓝脸的窦尔敦唱哈哈?”

薛之谦被他逗得大笑起来,“我们的祖国是花园嘛!”


小孩子因为吃的就熟络得很快。薛之谦第二天来,是奶奶嘱咐的,吃了人家的东西,要记得还。所以他拿压岁钱的好大一部分去糕点店买了一堆东西,自己喜欢的只拣了一半,其余都是齁甜齁甜的糖圈子,因为张伟说喜欢吃甜嘛。

张伟听见外面叫他名字的喊声,跟老师说了句“我有事儿!”就跑了出去。他看见薛之谦抱着一个好大的油纸袋,叉着腿在弄堂口等他。

“喝!您带东西来了?您怎么这么客气!”他学老师们的推辞,“用不着用不着,人来就行了!”

薛之谦一听带“您”的话就头晕脑胀,大半句没懂,只能答,“奶奶让我给你买的,甜的。”

张伟眼睛一下子亮了,“甜的?”


他们一前一后走得远了一些——因为张伟说他听见弄堂里有人养狗——才坐到一个小广场边上的板凳上,把油纸袋打开。

张伟早等不及了,先吃了两个糖圈子,甜得嗓子痒痒,一脸满足地说,“啊,人这辈子这么过就得啦。”

薛之谦说:“压岁钱就够买两三斤的…”

“成大事儿不拘小节听没听过?”张伟忽悠他,“嗨,你是没跟北京呆着。姆们那儿连压岁钱都不给,想吃还得现要钱。不过我妈说上初中就能给。”

薛之谦说,“初中啊…那高中呢?”

这两个字儿离他们太遥远,薛之谦脑子里只有模模糊糊的那些长高了的、欺负人也有底气的大男生,张伟捏着个粉红的糕点闻一闻,皱着眉头想胡同口蹲着抽烟的小混混。“高中,就…就那么着呗”,他一嘴含糊,“反正他们说可快了,抽拉就过去。”

“过去…那然后呢?”薛之谦很想成为那种有底气欺负人的人,不希望时间是快的,又对“抽拉”这个形容词来了兴致,想玩不停地问“为什么”和“然后呢”的游戏。

然后呢?

“然后娶媳妇儿。”他说,“娶个尖果儿,就最飒的那种。”伸手再拿一块。

这叫什么糕?他放到嘴里就化了,甜滋滋的特别好吃。薛之谦看他吃到甜的手舞足蹈,主动招供,“是桂花糕。”

张伟重重地点头,“太好吃了!以后娶了媳妇儿就吃这个。”

薛之谦也放一块进嘴里,腮帮子鼓鼓地说,“那娶了,然后呢?”

张伟这才觉得这是个人生难题,但不愿意让薛之谦以为他有不知道的,愣着脖子要维护一下他眼里自己的高大形象。

“就…过,过过过日子呗。吃桂花糕,吃炸馓子、驴打滚,反正谁也不藏东西到柜子上头不让另一个看见。”他想到父母老是藏糖,说怕他长蛀牙,“也不管考试成绩。”

薛之谦也深有体会,“也不能打你,”他说,“也不能死。”

张伟听到最后一句吓了一跳,塞了两块糕点的嘴说话不利索,“呸,多不吉利!你也赶紧呸两声啊,不然老天爷在你头上撒尿。”

薛之谦看他反应那么大,就顺着呸了两下。沉默一会儿他又说,“以后我也不藏东西,不打人,不管别人考试成绩。”

张伟说,“那成好,那咱俩也能过。还有一条,就是不能老让我洗脸刷牙。”

薛之谦歪头想了想,颇有点为难地说,“…行。”

张伟噗地一声笑出来,“那你也不是女的!娶媳妇儿只能娶女的。”

薛之谦问,“那她要是整天问你考试、又管你洗脸刷牙呢?“

这可真是世纪性难题。那老天爷怎么这么跟他过不去?张伟拿糕点的手悬在半空,“那…那…”

“那”了半天,实在没想出解决办法,只能边把手伸进深深的油纸袋里乱摸,想挑块大的,边仰着脸说,“那还不如咱俩过。”

薛之谦认真地想了想,说,“嗯。”




-睡前片段摸鱼。………晚安。


评论 ( 20 )
热度 ( 165 )

© 别抓,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