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抓,酱。の段子合集~】 【2016.10.28~2016.11.18】

这次闭嘴 什么都不说
虽然完全不知道转个发怎么就给屏蔽了

呼。不气不气。

(谢谢倾奇!)

倾奇:

小段子两则 | 多年以后。 




-




张伟发现第一根白头发的时候觉得稀松平常,毕竟三年前就开始补钙了,自己练歌也不再蹦蹦跳跳。


薛之谦倒是大惊小怪,喊着非要给他揪下来才行。张伟拗不过他,就乖乖坐着让他拔掉。


边拔,边怕他疼,于是诱他说话,问“我比你大呢你怎么反而老得快”。


张伟回,“我一生下来就比别人老。”


这是句电影台词。


接着“嗷”一声叫出来,捂着头揉。


薛之谦拔完了靠他膝上,安慰他说“可是在有些地方永远年轻。”


张伟接:“哎哟喂床上嘛薛老师真不害臊。”


薛之谦抬头打在他胸口,“神经病啊我说的是录音棚!!”




-




“有个节目,你说你的真爱是大张伟,然后我就知道了呗。”


“…开玩笑,那种场合说的话你也信…”


“哎唷喂薛老师前一天夜里趴我身上、也这么说的啊!”


张伟叼着苹果抗议。


薛之谦笑着听他编瞎话,连宣誓都读不下去。台下好容易大老远飞来比利时参加婚礼的宾客趁机起哄,“kiss!kiss!kiss!”


他没办法,只能去跟他咬同一个苹果。


张伟嘴一松,就吻上了。


还坏笑着呢。




-


                                           ------------2016.10.28






大薛 | 段子再二则 | 忙起来就只能想到污。




-




张伟的嘴再厉害,一上了床还是得听薛之谦的。明明是在上面那个,关键时刻总要夸薛之谦活儿好。




“再用力?嚯……你看你抖的跟筛粮食似的……”


“闭嘴!”


“行行行我来了啊。”


“来就来啊你……你他妈还要通报一声的啊……”


“哎哎哎薛之谦……太紧了你……嗯嗯嗯舒服舒服,……别吸那么大劲儿。”


“啊——”


“咱慢一点儿?”


“死开……快快快……啊那里不要!!”


“好好好不要不要。”


“要气死我……快点…那里…”


“是是是,再来。”


“张伟你……没……啊啊啊……、没吃…………饭?”


明明都要给操射了,还嘴硬逞强。


但张伟也只能在情欲间隙理智翻个白眼儿,还是照样他指哪、他撞哪了。




-




主持人干巴巴地提问题,难得同台的南薛北张觉得——跟其他艺人插科打诨都比老老实实坐着答这些东西强。


直到大张伟被推了一把,赶紧回过神来听。


“为什么都叫他大老师?现在真的有很多小朋友以为大张伟姓大呢哈哈哈。”


问的是其他嘉宾。


没人接话,都嘻嘻哈哈地要推张伟自己回答。张伟倒是坦荡荡,“因为我的确大啊。”


薛之谦反射性地接住这个梗,“哪——里——大?”


全场笑翻。


张伟一本正经地说,“咱们说的是年龄,真是不知道薛老师想哪儿去了,我是那种教坏小朋友的人嘛。”


又转头极快地抛给他一句,“再说我哪儿大薛老师您作为我的内个,就是说,老炮儿,还不是一清二楚啊对不对。”


薛之谦想反驳,又给没眼力劲儿的主持人抢断了话头。




底下正举着手机直播的记者一条条读着评论,爆出来的都是薛老师的粉丝,一个个担心地,“我们家薛怎么脸这么红?”“他是不是又带病上通告?”“心疼薛之谦”“全世界最好的薛之谦!”


嗯。




-


                                           ------------2016.10.29






再投喂个小段子 | 圆一个大薛的SM梗 




-




反正薛之谦一开始就没点头。张伟当他是半推半就,而且偏向“就”——毕竟把乳夹戴上的时候,他仰头呜咽的样子,看起来还是快乐多一些。


结果鞭子根本不忍心抽,作作样子了事。蜡滴的也很是敷衍,特别是张伟一直问,“你你你疼不疼?…现在呢?……那这样呢?不然把夹子拿下来吧?”


这叫什么SM!最后反而根本是薛之谦憋不住了,主动迎上去的。




进去的时候没忍住动得快,一不小心又扯到夹子让薛之谦痛呼出声。这下张伟可不信了,“哎哟喂薛老师又欲擒故纵呢”,更用力了。


薛之谦疼一下也就过去了,可眼泪没忍住掉了一阵儿,等张伟亲到耳边发觉,才慌慌张张地整个退出,“薛薛薛之谦——”


正断在兴头上,薛之谦直接生气,蒙着眼罩让他顾不得羞不羞耻,一口咬他唇,说要狠就狠,这么多废话。


反而转过身跪下。


东西蹭着他脸上,他够着含进去,还口齿不清地地命令张伟,“插深一点。”


然后被顶到嗓眼儿,激得流泪也不管自己。


张伟心疼、但也停不下来了,薛之谦接着摸到扔在地上的鞭子塞他手里,嘴边流着他蹭过去的前液,说“打。”




舍不得。


下面硬直地挺着让他舔,心却软得不行,就是觉得薛会疼。


没等到预想的酥痛,薛之谦更气他没出息,站起来扯掉眼罩,“还是不是你操我?”


膝盖一软,被翻过身去,按在底下。


那个埋身挤进去的人,还是说不出狠话,手上动作也温温柔柔的,要不是下面撞得又快又重,薛之谦还嫌不够呢。


反正事后,一群玩具给毫不留情地扔角落里,除了蝴蝶夹偶尔用来增加情趣之外,其他的算是废掉了,那些本意是让薛之谦疼的玩意儿,只能让张伟越来越小心罢了。




“还好,但男朋友不喜欢”,薛之谦偷偷摸摸登上张伟的网购账号,给了好评,“应该跟春药一起卖,才有效果。”




-


                                           ------------2016.10.29






小零碎 | 送给所有点梗的同学 ~




1.【敏感体质】




大张伟老师放话靠脸吃饭之后,竟然接到一个站台的通告,是跟几个美容师录个美妆网站的科普宣传访谈,沈凌给他主持。


七嘴八舌,倒还算轻松。介绍到活动当天理肤泉全场八折,美容老师小C说,“这个牌子对皮肤敏感的同学们很友好喔。”


张伟不走心地接,“哦——是是是。”


另一个美容师小E又添一句,“雅漾也是喔,大家不要光瞄着雅漾的大喷,其实他们家眼霜对敏感肌眼周皮肤也很呵护,而且打九折!”


沈凌官方地加一句,“对的,关注美妆网站微博,可以拿到最新优惠码哦!”


然后暗地里推张伟一把,示意他接着把台下导演举的提示广告词念下去。


张伟茫然的左右看看,还在消化雅漾的事儿,想起薛之谦好像也说过这个牌子,歪头认真地问,“敏感肌……?”


美容师小A凑近了看他一眼,说,“大老师不用担心,您一看就不是敏感肌啦。”


沈凌调侃他,“因为脸皮厚对不对?”


笑了一片。


张伟想了想,还没明白过来,习惯性举着话筒嘟囔,“喔!就薛之谦那样的敏感体质对不对?就是一碰就…”——抖?


“对一碰就红的那种!”小A自然地点了点头接过话来,心里还想喔原来薛老师也是过敏耐受低的那种啊。


“还起…”——鸡皮疙瘩?


“对对对,还爱起疹子,但不是粉刺,而是因为角质层太薄喔。”


张伟莫名其妙地点点头。


但旁边的沈凌先生却一听就懂,手伸到后面掐了他一下,话筒拿远咬牙说,“不是一个事儿!”


说罢一脸生无可恋地瞪了瞪眼,朝台下导演使了眼色。


导演也瞬间get,捂着嘴憋笑。就台上的张伟却还云里雾里。


后期剪辑室,一群编导笑成一团,说大老师也太不小心了哈哈哈哈哈哈这下所有人都知道薛老师很敏感喔——


剪辑老师也笑得说不出话,但还是抿着嘴惋惜到,“这要播出来,真得上头条了。”


“………………唉唉唉唉唉……还是剪了吧……”




2.【套。】




天天向上聚餐,汪涵老师提早离场去看孩子,剩下几个也聊开了,除了张伟一门心思吃吃吃之外,话题也松快点儿,回来探班的田源一脸坏笑地问老幺,“一博,你也成年啦,有没有什么仪式啊?”


钱枫赶紧打住,“哎哎哎别教坏小孩子啊。”


来回两句,才发现原来田老板最近想投资一笔生意,是新兴的保险套品牌。一博红着脸说不懂不懂,免不得给两个哥哥科普几句。


“还是螺旋和凸点的比较好卖——”


“但是我听说那种没有什么作用啊!”


对付小龙虾的张伟猛地抬头,“没作用?”


一脸疑惑地反驳,“不是吧,凸点儿的好像挺有用的。”


接着就被钱枫嫌弃地科普一脸,“其实对女孩儿来说没什么感觉,可能凉感热感那种还好点。不过最舒服的还是003白黄金那种啦——”


然后一挑眉转头跟老田说,“哎上次上海聚会你没去哈,朱桢也是看上这个投资,003还是薛之谦推荐的来着。那些花里胡哨的就是没用啊。”


张伟听到这,突然生气地一敲筷子,嘴里东西还没嚼完就要往外跑,边起身边嘟囔,“不喜欢他跟我说啊跟别人说个什么劲——”


“干嘛去?”


“打电话!”


“啊?跟谁打?”钱枫的声音从背后放大。


“…………薛之谦!!!!”


 


剩下的三个人面面相觑。


直到钱枫僵硬地一笑,拿拿筷子又放下。


咳了一声,颇尴尬地说,“好像……”


“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儿呢。”


嗯。




-


                                           ------------2016.10.30






智障大薛 | 小段子各一则 | 何以解忧唯有段子




如果薛老师主动追求的话。




薛之谦对张伟的心思有点太明目张胆了些。


记者采访他对大老师最近参加的某个蒙面唱歌综艺的看法,他笑着说,“大老师唱歌的声音与说话声音完全不一样,从没听过他唱歌就认不出的,但只要听过他唱一句,就过耳不忘。”


记者:“说说您对 节目 的看法吧?”


薛之谦心安理得,“下一个问题。”




在微信里,明知张伟十有八九不会回复,还是可劲儿撩他。


“张伟老师唱天天想你好棒哦。


“我最喜欢张伟老师唱每一句之前先来一个小鼻音,嗯一声。


“不知道张伟老师叫床是不是也这么好听?”


等到张伟着急了要骂他,他就回,“张伟老师害羞的样子好可爱哦!”


“开个玩笑嘛,不要这么认真好不好?”


张伟拿他没办法,最后只能被他压在床上、叫给他听了。




(薛老師主動追 還蠻好看的喔?可以寫耶)




- 大薛




张伟不在身边久了,薛之谦变得格外渴望肌肤碰触。


不是性,只是简单的拥抱和牵手。


他也怕惹到自家那口子吃醋,于是只敢往已婚的男艺人身上贴。回头还主动报备,跟张伟说“晓明哥全是肌肉,骨架大,抱起来比较有安全感;小岳岳让人根本不想撒手像抱个大胖娃娃哈哈哈。”


张伟对他也放心,往往都一笑了之。薛之谦也是犯贱,看他不理他,在他们见面前一天说,“张大大抱起来…软软的跟你的感觉差不多。”




之后当然是被操了个爽




-


                                           ------------2016.11.04






段子X2 | 就不更肉就写段子你能把我怎样




- 咖啡




张伟醉咖啡。


薛之谦从前是不知道这点的,直到有天节目组要延时录制,给每个人定了大份拿铁。有的女演员保持身材不喝,所以几杯完完整整全都蹲在了化妆间桌子上。


薛之谦拿起来又放下,惦记着要是他喝了,晚上恐怕吃褪黑素松果体都没用,于是往张伟那边一推,说大老师帮我解决吧?


张伟撇嘴摇摇头。


薛之谦开玩笑,“我难得求张伟老师做事哎,你又不爱我了!”


屋子里的人笑起来。


张伟赶紧接着,“我爱您我爱您,哎哟喂,您这么疼我我怎么能拒绝您啊对不对。”


他助理想插话,被一个眼神儿瞪了回去。


拿起来豪爽地喝了几口——其实喝得都是上边的奶沫儿——沾了一鼻子白色,胡乱擦擦,说“录去吧。”


结果录到中途,靠着薛老师说我不行了,低血糖,哎哟哟哟哟,头晕,薛之谦……


薛之谦拉他到摄像机死角,助理赶紧过来擦汗递水,给薛老师解释一下张伟不能喝咖啡这事儿。薛之谦又气又急,说你别答应我不就得了吗你傻啊?


张伟说情话,“我怕薛老师觉着我不爱您。我爱啊。”


真是没办法。


吃了几口东西,一副恢复起来活蹦乱跳的样子录完了,下了台,连去厕所都要薛之谦搀着。


隔间里吃够了豆腐,硬说他嘴里甜,「补充」够了「糖分」,薛之谦又好言好语安慰他一阵儿,许诺他好多条件,这才乖乖上车回去。




所以,第二天,当腰酸背痛的薛之谦听说昨儿的咖啡定错了、定的DECAF的时候,气得不行,在微信里好一阵儿责怪。


最后还是张伟有空飞去找他、打滚撒娇摸摸亲亲抱抱才好的。




-




- 退休生活再一则




人上了年纪,记忆力就是不好。


张伟出门前,薛之谦跟他说,今晚沈凌和刘维要来做客,要记得,“买埃门塔尔奶酪,一定要产地瑞士的;一把莴苣,挑少叶子的那种;酸奶,就是平常咱们喝的那个牌子;一个打蛋器,之前那个竟然让你拿去给花盆松土;还有你别想着偷偷抽烟。”




站在货架前愁眉苦脸摇头晃脑了一阵儿,张伟只记得不叫他抽烟的事,其他的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于是心惊胆战地买了牛奶、鸡翅和香菜回去。


觉得会被骂,于是在超市门口挑了一束花——是一束没错,之前他拿回去一盆,薛之谦哭笑不得差点给他扔了。


然后把门口邮筒里一周没取的信都取了,抱着一叠广告、粉丝来信和爸妈从世界各地寄的明信片,敲门。


薛之谦来开门。


给东西的次序也是有讲究的,先把花送上,说两句好话,等薛笑了,再给他牛奶——大体沾一点边——然后捧着邮件说好重好重,骗进家门,再给另外两个买错的。


最后最要紧的,要乖乖地说,“我没抽烟,不信你闻。”


等薛之谦凑上来闻,他就抓住机会吻他。


真是让人气都生不起来,最后还要拿话安慰他,说你不是老了,是我不对,该给你塞个纸条的。


屡试不爽。




-


                                           ------------2016.11.10






脑洞 | 武侠AU段子一只




-




张大侠有一身好功夫,但是性格太奇怪,从小到大最喜欢当雷锋,不仅做好事不留名,还不喜欢别人感谢他,甚至发匿名信煽动江湖小报造他自己的谣,说张大侠这个人武功很差还无恶不作。


是个心里想当坏蛋、但其实善良得一塌糊涂的主儿。




薛掌门啊,是被硬推上掌门席的。本来他只是个管账的,虽有武侠梦但长了个少爷的身子,梦想是成为一代大侠,但身体不行,只能走旁门左道,赚了钱去买高级装备保护自个儿。


由于薛掌门对江湖一无所知,所以他才不知道,他雇的那个整天在他旁边兜兜转转骗他钱买糖葫芦蜜三刀的小混混保镖,就是张大侠呢。


——张伟这么以为。


直到那天,张伟心里痒,想清楚了,邀他对月喝酒,拼命要向他告白,先问他,“你对内个,张张张……恶棍儿,江湖上传言烧杀淫掠无恶不作的那个孙子,怎么看?”


薛之谦装聋作哑,“不认识。”


张伟着急:“我知道你不认识!我问你怎么看!”


薛掌门眼神落在他颈侧,那儿有自己上次遇到杀手,他在前面护着他,毒箭擦过去留的伤口。


“我不看啊。”


张伟当他讨厌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前些年的叛逆和任性怎么那么讨厌,一伤心就挂了相,说行我去睡了。


薛掌门拉住他胳膊,“我怎么看?他烧我杀我淫我掠我了?我有什么资格看?”


张伟心里想江湖小报你也信,嘟囔“非得亲身经历你才看?”


薛之谦豁出去,“是啊。”


“……啊?”


薛掌门扔了手里的豹眼环背青金匕——这花纹还是张伟给他挑的——然后来了一招猴子偷桃。


张伟本能地没躲,呼吸窒了一下。




“你不淫我,我当然什么也不知道。”


薛掌门说。




第二天,门派的教众一起床都纷纷谴责。


谁那么缺德,院子里开得好好的桃花,一夜之间都给人晃落了?




-


                                           ------------2016.11.11






段子 | 教室の禁欲foreplay | 没有肉。





庞老师给大张伟打电话的时候,他正好跟薛之谦在一起。


“大老师,下个月哪天有空来杭州?”




庞龙是浙音的教授,下周开始讲中国摇滚音乐专题,他知道自己在张伟那儿还有几分面子,想让他来讲一节课,90年代的中国摇滚现状。


薛之谦听张伟一句句在电话里复述,眼睛放光地说,快答应,我知道没人比你有资格。


张伟腻歪地亲他耳垂,边含糊地回,“庞老师是请不着汪峰呗?”


电话里吼回来,“要么你就别来!”


张伟看薛之谦瞪他,马上接了。


-


讲座在最大的厅,但很尴尬的没坐满。跟知名度倒没什么关系,主要是庞老师把他当惊喜嘉宾没宣传过,结果后四五排都空着。


三个小时的讲座,张伟是一个小时后出现的。


薛之谦是最后半小时,没做头发没洗脸,带着大框眼镜,悄悄从后面摸进来。


坐在最后一排。


张伟一眼就看出了。


从他进门开始,张伟脸上的笑意就没停过。


薛之谦一动不动地盯着他。


张伟拼命让自己的眼神不往右后角扫,但总是控制不住,偏偏扫过的时候,薛之谦还伸舌,舔舔嘴唇。


张伟嘴角扬得过分,嘴里明明讲着北京地下音乐90年代多难混、老炮儿多么排挤他们,但自己总笑场。


还有一点点、因为薛之谦看着他,所以讲起来不太好意思的羞涩。


教室里暖气开得大,薛之谦往前欠欠身子,把外套脱下来,想了想,又抬手脱了毛衣。


毛衣是套头的。


“——那个时候吧,听着打口带抄英语歌词的一群歌手,听力都很好啊你们知道吗哈哈哈哈但可惜因为没学过吧所以很多都是查词典,就那种简易的,巴掌大的,英汉小词典,然后不懂的就那种slang啊,俚语,没办法,只能到处问。”


知道薛看着他,他更怕讲错给他丢人,认真了点儿。


直到看见教室后排,薛之谦把毛衣往旁边椅子上一搭。


张伟眼光黏在只穿着贴身健身T的薛之谦身上。


“我印象最深的一句啊。”


张伟自问自答。


手指摸上桌面,慢慢地划。


低下头来,眼神落地。


“性手枪的两句。”




“你坐在人群里发光得像刚醒。”


「而我可以用眼睛再次脱光你。」




学生笑起来,都说大老师好重口味喔。


他没笑。


薛之谦也没笑,还拉出一个挑衅的嘴角,朝他眨一只眼睛。


明明离得那么远,明明做第一排的庞老师还调侃着他,他就是一点精力也集中不起来,漆黑的瞳仁儿不自主地往那边滑。


阶梯教室一层比一层高,最高的那层,薛之谦坐的地方,小桌都快矮到人膝盖了。


所以薛之谦把手伸下去,隔着裤子,揉弄自己的时候,他知道张伟看得见。


操……


张伟差点没喘上气,假装咳几声,笑着掩过自己猛的快起来的心跳,转到桌子后面,用力克制情欲涌动的心。


台下学生的存在让他潜意识里格外给自己禁欲,结果却挑起澎湃的叛逆的亢奋。


“所以我一直都以为,摇滚无外乎就三样——”


张伟索性转过脸,对坐在另外一边的学生聚精会神。


“怀疑,批判,——”


薛之谦把手伸了进去。


“——性。” 操!


庞老师大声笑他,你以前采访还说姑娘呢。


张伟低了低头,闷声说,嗨,以前不懂事儿。


也不知道笑点在哪,学生特别捧场地给了掌声和笑声。


他又咳一声,说庞老师你来接上我呗,来个总结行不行?


他走下去到庞龙的位子前,抬头深深看了薛之谦一眼。


庞老师上台说了一段儿,打哈哈说时间到了,回去记得写小结啊。趁学生起身找张伟签名之前,见缝插针,“一会儿我请你吃饭——”


张伟嚯地跳起来,说不用不用,我赶飞机,那个什么,签名回头写成明信片儿给庞老师寄——


可……不是明天的飞机嘛?


庞老师皱着眉,心里庆幸自己没走这条路。


行程改来改去不说,看小孩儿赶时间赶的,一下子蹿出去那么远。


哎,跑快了对心脏不好啊——




-


                                           ------------2016.11.12






段子 | 极短小的两个。


 


- Hickey -




黑暗里摸索着的吻及其迷人,窸窸窣窣的衣物落地声与唇间的呢喃格外相配。


“…毛衣。”一个人唇齿不清地说。


“什么?”薛之谦觉得被他亲到头昏。


“毛衣啊…”张伟停下来看他,“你箱子里有高领毛衣吗?”


薛之谦不知所以然,还真的想了想,“有。”


张伟重重的点了下头,又在他嘴上嘬了一口,笑着说”那就行。”


然后胡乱咬上他喉结,下劲儿吸吮。


薛之谦这才想过来,——“不行不行!户外节目…”


张伟啃了一口锁骨,叼住那块凹陷,像幼稚的小动物宣告领地,“那你就拽着点儿衣服。谁都能扒,你兜啊你。”


薛之谦不服气,“跑着跳着总会露的、哎疼疼疼…”


还想跑想跳呢。


“你试试。”




- 无理取闹 -




在一起这么多年,对方的口味和身体早就互相摸了个遍。张伟心里有时老态,对社会的认知绝望而晦暗,还要薛之谦撒撒娇来缓解才行。


参加老友的生日会回来,张伟一路沉默不语。髋关节手术把朋友的精力花掉不少,吹生日蜡烛的时候吹了两次才灭掉。


他不喜欢年轻,也不喜欢老。他只觉得不高兴。


薛之谦只能找话题,“刚才那个谁说是你的粉丝,拍照的时候搂着你腰。”


张伟没反应过来,“啊?”


“这么搂的,好紧。”一只手环上来。


“搂着搂着呗。”不明所以。


马上又解释,“不是…那我还能把他推开?”


“可是之前我抱你,你都不给抱。”


“有记者!”他跺脚。


“什么人抱你你都给抱。”语气重了点。


张伟噗一声笑出来,“这也醋——那我以后不让了,谁都不能搂,行不行?”


“啊夭寿了,张伟老师连我也拒绝。”


“不是你…我说那谁…”


“在张伟老师心里,我连「谁」都不是。”


总之是来来去去讲了一路,他不把自己嘴堵上,是停不住的。


薛之谦想。


反正他得逞了。




-


                                           ------------2016.11.15






段子再两只 | 刚才喝了加桃子汁的茴香酒,整个人都不好了。




- 退休再一则 -




冬天他们在南非过,夏天在比利时。


即使不是国内,张伟也经常不喜欢室外有太亲密的举动。薛之谦爱缠着他,可一旦到了公共场合,牵手走路是极限,贴面亲都不许,别提接吻了。


有时薛之谦想诱他,说“我今天涂的唇膏,据说舌吻都不掉色。”


张伟不上当,“一大老爷们儿涂什么唇膏!”


那天他们在绿市广场旁边坐着喝东西,鸽子飞来飞去,阳光照在旁边教堂顶的玻璃镶嵌里反出金色的光。薛之谦戴了墨镜去点餐,回来墨镜摘了,说张伟,有个男人跟我搭讪。


张伟不高兴,但脸色上什么都没有,说“薛老师长得好看呗。”


一会儿真有一个男人过来,衬衫烫领,一米八五,金发高鼻,带法国口音。问薛之谦是不是单身。


“他结婚了。”张伟拦着,生硬地回。


男人没理他,说请这位先生喝杯酒,你眼睛那么亮,我好像能从里面看到银河一样。


张伟站起来堵,要看回家看你妈去。他结婚了!


薛之谦装模作样拦了一下,说张伟你礼貌一点儿啊。然后对男人说了句法语。男人听了笑着点头,又走近一步。


张伟听不懂,心里又气又急,看看薛之谦,一步挡在他俩中间指着男人说,“Look!”


然后回头扣着薛之谦后脑勺吻下去。


两个人嘴里有刚才喝的博士茶的味道,又甜又香。张伟还故意挺腰拿下身贴上去,宣告主权一样蹭他。吻越来越深,男人站着无趣,早就走开了。


张伟背对着他,也没看见男人走之前给薛之谦眨了只眼,比了个“V”。


薛之谦给吻得脸红透了,觉得这样下去要在大街上开房,赶紧推一推,主动说自己去签单。




这样的话,张伟就看不到前台那个金发烫领的调酒师,和他给的百分之六十的小费了。




- 这是什么鬼 -




采访的时候主持人开玩笑,说问薛之谦,人薛之谦结过婚是有经验的人啦。


“你怎么看待婚后遇到真爱这个事儿?”


薛之谦有点懵,问哎好哥你是在讲出轨的问题吗。


主持人笑着等他接梗。


他竟然一时无梗可接,认真起来回答,“如果我爱人出轨,我一定不会原谅的。”


好哥问,薛之谦性子这么烈?


“他另有爱人,我一定放手——不然干嘛?跟他吵吗?吵来吵去有什么意思啊?要么忍气吞声那我还是不是人啦?不爱拉倒。”




被分到另外一个真心话大冒险队伍的大张伟老师主动抢过话筒骂这是个伪命题。


“跟他结婚的这个不就应该是真爱吗?……不是真爱瞎结几八婚啊哎哟谁出的这题,您适合干居委会去,这闲心……”


主持人赶快示意编导别忘了消音,又好笑地追问,“那如果对方就是说爱另一个人呢?”


大张伟模糊地向对面深深看一眼,什么录不录节目全忘掉了,“要么俗话说嘛。生病吃药,发情欠操——”




——“谁欠操?”薛之谦停住不动。


张伟难受地直想自己摆腰又被他箍住,只能拼命解释说不不不不是……我……嗯……谁也不欠,他大爷欠行不行,薛之谦……




  - 忙到不接地气的时候 -




要担心的事情太多了。——薛之谦想。


DP双十一销量怎样?有差评吗?


火锅店生意还不错吧?租金又涨了?


节目上得罪人了没有?该想新梗了呀?上部戏片酬结没结?


今天发型还不错吧?又该补染灰色了?好像壮了点,晚上再多跑一公里?


张伟怎么还没去体检?哎呀这包都背一年了该换了。粉丝接机手机都怼脸上了哎哎!衣服上什么渍那是,又该洗了。午餐吃够蛋白质了吗?你喝那饮料碳水太高!演唱会准备还顺利吧?我是上海场去还是广州场去…嗯?昨晚用了几个套…扔哪了…没给人发现吧……


薛之谦担心的事情太多了。——张伟老师想。


他自己嘛,只要担心工作就好,事无巨细他都想管,也算是劳碌命。可关于自个儿的问题他从来不关心,一点儿都不想。


薛之谦骂他不爱惜自己,他还反驳。


——“你这不在呢嘛。”


-


                                           ------------2016.11.18




 @别抓,酱。 

评论 ( 2 )
热度 ( 181 )

© 别抓,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