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子 | 教室の禁欲foreplay | 没有肉。

这个写的有点太快手,我没检查……全是漏洞和错别字儿,有空再改!

信悠,你看完就赶紧去睡喔。



庞老师给大张伟打电话的时候,他正好跟薛之谦在一起。

“大老师,下个月哪天有空来杭州?”

 

庞龙是浙音的教授,下周开始讲中国摇滚音乐专题,他知道自己在张伟那儿还有几分面子,想让他来讲一节课,90年代的中国摇滚现状。

薛之谦听张伟一句句在电话里复述,眼睛放光地说,快答应,我知道没人比你有资格。

张伟腻歪地亲他耳垂,边含糊地回,“庞老师是请不着汪峰呗?”

电话里吼回来,“要么你就别来!”

张伟看薛之谦瞪他,马上接了。

 

-

讲座在最大的厅,但很尴尬的没坐满。跟知名度倒没什么关系,主要是庞老师把他当惊喜嘉宾没宣传过,结果后四五排都空着。

三个小时的讲座,张伟是一个小时后出现的。

薛之谦是最后半小时,没做头发没洗脸,带着大框眼镜,悄悄从后面摸进来。

坐在最后一排。

 

张伟一眼就看出了。

从他进门开始,张伟脸上的笑意就没停过。

 

薛之谦一动不动地盯着他。

张伟拼命让自己的眼神不往右后角扫,但总是控制不住,偏偏扫过的时候,薛之谦还伸舌,舔舔嘴唇。

张伟嘴角扬得过分,嘴里明明讲着北京地下音乐90年代多难混、老炮儿多么排挤他们,但自己总笑场。

还有一点点、因为薛之谦看着他,所以讲起来不太好意思的羞涩。

 

教室里暖气开得大,薛之谦往前欠欠身子,把外套脱下来,想了想,又抬手脱了毛衣。

毛衣是套头的。

“——那个时候吧,听着打口带抄英语歌词的一群歌手,听力都很好啊你们知道吗哈哈哈哈但可惜因为没学过吧所以很多都是查词典,就那种简易的,巴掌大的,英汉小词典,然后不懂的就那种slang啊,俚语,没办法,只能到处问。”

知道薛看着他,他更怕讲错给他丢人,认真了点儿。

直到看见教室后排,薛之谦把毛衣往旁边椅子上一搭。

张伟眼光黏在只穿着贴身健身T的薛之谦身上。

 

“我印象最深的一句啊。”

张伟自问自答。

手指摸上桌面,慢慢地划。

低下头来,眼神落地。

“性手枪的两句。”

“你坐在人群里发光得像刚醒。”

 

「而我可以用眼睛再次脱光你。」

 

学生笑起来,都说大老师好重口味喔。

他没笑。

薛之谦也没笑,还拉出一个挑衅的嘴角,朝他眨一只眼睛。

明明离得那么远,明明做第一排的庞老师还调侃着他,他就是一点精力也集中不起来,漆黑的瞳仁儿不自主地往那边滑。

 

阶梯教室一层比一层高,最高的那层,薛之谦坐的地方,小桌都快矮到人膝盖了。

所以薛之谦把手伸下去,隔着裤子,揉弄自己的时候,他知道张伟看得见。

 

操……

张伟差点没喘上气,假装咳几声,笑着掩过自己猛的快起来的心跳,转到桌子后面,用力克制情欲涌动的心。

台下学生的存在让他潜意识里格外给自己禁欲,结果却挑起澎湃的叛逆的亢奋。

 

“所以我一直都以为,摇滚无外乎就三样——”

张伟索性转过脸,对坐在另外一边的学生聚精会神。

“怀疑,批判,——”

 

薛之谦把手伸了进去。

 

“——性。” 操!

 

庞老师大声笑他,你以前采访还说姑娘呢。

 

张伟低了低头,闷声说,嗨,以前不懂事儿。

 

也不知道笑点在哪,学生特别捧场地给了掌声和笑声。

 

他又咳一声,说庞老师你来接上我呗,来个总结行不行?

他走下去到庞龙的位子前,抬头深深看了薛之谦一眼。

 

庞老师上台说了一段儿,打哈哈说时间到了,回去记得写小结啊。趁学生起身找张伟签名之前,见缝插针,“一会儿我请你吃饭——”

张伟嚯地跳起来,说不用不用,我赶飞机,那个什么,签名回头写成明信片儿给庞老师寄——

 

可……不是明天的飞机嘛?

庞老师皱着眉,心里庆幸自己没走这条路。

行程改来改去不说,看小孩儿赶时间赶的,一下子蹿出去那么远。

哎,跑快了对心脏不好啊——

 

 

End。


评论 ( 32 )
热度 ( 154 )

© 别抓,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