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炖肉吧 | 大薛 | 他们相爱后,一个普普通通的夜晚。

应该是相爱多年……反正就是过日子模式吧。

这是以前写过一大半又弃掉的,当时觉得索然无味,现在改了改,反而爱上平平淡淡啦。

 

-

-

 

 

张伟从编曲室听完最后一遍demo,又去洗了把脸,回到卧室,已经快零点了。薛之谦难得戴着眼罩盖好被子,虽然不知睡没睡着,但看他安安稳稳躺着的样子,张伟就觉得幸福。

此心安处是吾乡,古人诚不欺我。

 

他抬腿要上床,顿在空中想了想——差点没直接来个平地摔——又极小心地拉开柜子,拿出薛之谦今天下午才收进来叠好的那套睡衣。

浅蓝色的格子,带点阳光的味道,温温暖暖。

把身上的全脱掉扔地上,再穿了睡衣,满足地、蹑手蹑脚地把床头灯调到最暗。

又撇撇嘴,想薛之谦明天可要说他不整洁了,把地上的衣服都捡了,笨手笨脚地叠一叠,放床头柜上。

床垫一边陷下去一些,被子掀开一个角,还怕着会有风跟着他进被子、吵醒那个觉轻的人,几乎是贴着床单往里钻。

 

薛之谦根本是一直醒着,不动声色地酝酿睡意。

张伟觉得身边呼吸短了下,僵着呆了一会儿,觉得四肢位置不舒服,才又动了动。

薛之谦也不逗他了,侧身去找他的腰环上,察觉张伟一身紧张,轻声念,“不是你吵醒的。”

这才听他舒口气,低声回,“行,睡吧。”

说罢,也抚上他的背,整个搂在怀中。

不这样,薛之谦是睡不着的。

 

张伟闭上眼睛,匀实地呼吸,下巴搁在薛肩头,交发而枕。

将睡未睡之时,有什么不太对劲。

是薛之谦的手。

他挪挪腰,还以为是薛之谦不小心,手才从他腰际划到胯下的。

…可那手还在有轻有重地按捏。

前些天薛之谦一直感冒,是有一阵子没做了。现在没穿内裤,柔软的睡衣给了下身勃起的足够空间。

没两下就硬起来,连带下面的囊袋也胀胀的。

薛之谦有点得意,自己的呼吸也重了几分,伸出舌来,就着交颈的姿势,一下下轻舔张伟的耳垂。

这下怎么可能入睡,张伟索性一把抓住他的手,睁眼。薛之谦早把眼罩摘了,——室内微弱的一点小夜灯,这下看来还不如薛的眼睛亮——张伟想。

他开口才发现嗓子已经哑了,“想要?”

|

|


Evernote——

|

|

张伟还喘着恢复着,瘫在他身上也不肯下来,说“哎呀下次一定要戴…”,不满地假装要咬他的唇。

薛之谦给他咬,满口答应好好好。

纸巾丢出去,要正好丢进靠近床脚的垃圾桶,不然第二天早晨起来下床看见,薛之谦要羞的。

薛之谦羞的时候,就不看他、不跟他说话。

他怎么受的了薛之谦不跟他说话?

所以原本在桌边的垃圾桶,因为总是扔不中,被挪到窗边、床头柜、最后只能放在床脚。

 

困意上来,他们连睡裤都懒得穿,缠在一起,就这么睡了。

若是明早起来谁闹晨勃,说不好又要做一次。

两个人还都隐隐约约藏着一点期待。

 

总之,普通的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薛之谦满足地想,再往后的几十年,最美好,也无非,是这样了吧。

 

 

嗯。

 

 

 

 

 

- 正经的好困的End -

 

-

 

友情提醒。无论同性异性,还是要戴套的喔。不仅是为了安全健康这种你们一听就烦的理由,还因为,选对了套,有时更爽喔。

 

十月再见,希望十一月善待大家呀。

 

早安。

 

 

-




评论 ( 46 )
热度 ( 232 )

© 别抓,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