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距离(第三人視角)

能在lof混的,心里大概对LGBT没有反感吧?
希望大家不仅对圈子里的cp好,生活中对性向少数群体也不要有歧视。
不要有歧视的意思是,无需多余关心,只当普通人对待就好了。
我最看不惯混cp圈子的跟我说,觉得男男在一起可以,但lesbian很恶心。还解释:只是不喜欢而已,不是歧视。
这他妈就是歧视——以别人身上的标签粗暴的否定这个人,跟那些地图炮、种族主义者有什么区别?
人的性向是与生俱来的。希望大家跟球球的父母一样想,只要不做坏事,他怎样是他的自由。
谢谢看完。

转载:


信悠巨巨:

-


01.


 


  张伟是我大学时交的第一个朋友,他是我们这个科系以第一名成绩考进来的学霸,他这个人想法很多、看似脾气好,说到底是怂,他看起来什么事都漫不经心的,可比谁都努力。


  我很喜欢他,他也喜欢我,我们都把彼此当兄弟。


  我们是同一种人。


 


02.


 


  他是个神奇的人物,好像什么都会一点,但又总是告诉别人他不会,他得给其他人留点活路。


  他这个人啊,虽然看起来很好亲近,但是谁也走不进他的心里。


  后来我才知道他跟我一样,是以讨人厌著名的处女座,什么事都吹毛求疵,力求做到最好,连当情人也是这个样子。


  我也不是一开始就对他特别了解的,大一下学期,他这个第一名的光环不再那么响亮,大家怕死张伟这个做报告魔人,虽然成果连老师都赞不绝口,但谁也不想那么辛苦。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找上我和另一个妹子组队,后来我们三个变成最要好的铁三角,连实习都没能拆开我们。


 


03.


 


  真正和张伟交心的时候,是一下我们要在校外找房子,我们三人合租了间有三房一厅两卫浴的屋子。


  有一回他犯了低血糖,冒着冷汗倒在客厅,我吓得背着他直奔医院,差点去了半条命。


  经过那次,我觉得张伟在我面前好像无赖了点,能撒娇了,说起话来也更百无禁忌,老被他气得半死,可最后又被他逗笑。


 


04.


 


  张伟是流行音乐社的成员,能认识很多漂亮妹子,也有很多人在追他,我以为他会找个大胸脯的姐姐在一起,毕竟他太能激发女人的母爱。


  可我没想到,他最后是跟一个男人在一起。


  那男人是音乐社曾经的社长,已经毕业好多年了,有一次回校指导,竟然就黏上他,追了半年才到手,这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张伟是个同性恋。


  原本有个透过我在追他的学妹听到这件事,拐着弯问我对同性恋的看法,我跟她说我也是,她竟然接着就向我告白。


  后来学妹成了我女友。


  所以我说,张伟和我是同一种人。


 


05.


 


  我们出去实习的时候已经不住在一起了,当初跟我告白的学妹邀请我和他同居,我答应了,想要跟张伟还有另一人说之前,他就提前一步跟我们说,他要和他男朋友同居了,


  我突然就不是滋味了起来,那种感觉就好像,养了好多年的白菜要被猪拱了,虽然那棵白菜我才养了一年。


  偶尔那男人会接送他上下班,看得出他们俩过得挺好。


  有一回我买了一件外套寄到公司,那天公司冷气开得稍微强了点,张伟身体那一个虚的啊,又忘了带外套,我就把外套借给他穿。


  我和张伟的身高身材差不多,衣服他穿起来挺合身的,下班我让他把衣服穿回去洗了,他背着他的包双手插着兜,一脸笑意地走了。


  隔天他把外套还我的时候穿着一件一点都不是他风格的素色外套,虽然他的表情很镇定,但是掩盖不住他散发着平易近人的气场,于是我问他发生甚么好事了。


  他说不是好事,就是他男朋友吃醋了。


  我头顶上打了个问号,看他离开的时候,耳后露出的一片红得都要滴血的瘀痕,瞬间甚么都明白了。


  所以甚么都是假的,只不过是性生活和谐了而已。


  我的眼睛业障重。


 


06.


 


  后来我和学妹分手了,在大四的时候。听说分手的隔天,她就和同一届的学弟在一起了。


  那天我把张伟找出来喝酒,有个男人和他一起来到我们约定的地点,那人跟张伟一样,都是不爱说话的人,只是安安静静地听我们说话,替他张罗吃的。


  那是我第一次看他对象的正面,的确非常帅,浑身上下散发着直男的气息,气场比张伟和善的多。


  整个场子下来,我喝的酒比吃的烤串儿多了不知多少,想喝个大醉忘记学妹,意识却愈来愈清醒。


  散场的时候,他家那口子几乎是半扛着我,他看着很纤细、长得一副小白脸的样子,可力气难以想象的大。


  张伟去招的士了,我叫了那人的名字,薛之谦。


  他似乎有些意外我记住他的名字,我抹了抹干涩的脸颊,对他说:「如果你只是和张伟玩玩的,就趁早散了吧。」


  我没有办法想象,将来有天,那个总是笑得没心没肺的人,为了一个男人哭泣、颓废,像我今天一样。


  薛之谦没有答话,张伟一脸担心的走回来说招到车了,他扶着我坐进车了,低声的对我说:「我已经跟家里坦白了。」


  我一愣,他对着司机说了我的住址,接着把门关上。


  车子开了,我回头看着他俩,那人在人来人往的路口朝张伟张开双臂,那孩子有些懵,下一秒一步踏进薛的怀抱里,两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夜色中。


  真好。


  我放松了下来,张伟也有人疼了呢。


 


07.


 


  父母要求我毕业后就回家乡考个公职,我在电话里敷衍着他们,母亲突然尖锐的问我,是不是在外面交了男朋友。


  我怎么敢告诉他们,其实我喜欢的是同性。


 


08.


 


  实习的时候我交了新的女朋友,对象的岁数比我大点,是个开网店的姊姊,她不是特别漂亮、身材也不是特别好,可是很独立、坚强。


  她跟家里的人说了性向,可是换来的只有无尽的谩骂和失望的眼泪。


  她已经五年没有回家过。


  有时候我特别羡慕张伟,他父母说,只要孩子不做坏事,他们永远都会在背后支持他。


  如果将来我能有孩子,我也希望能像他父母一样,给他们一个坚强的后盾。


 


09.


 


  毕业那年我送了张伟一些的礼物,那礼物体积不是特别大,价钱却不斐,他是回家才拆的礼物,睡前我接到他的电话,他先是气都不带换的骂了我一堆话,我都笑着听了。


  他骂累了就沉默下来,我问他礼物喜欢吗,他哼哼唧唧的说喜欢个毛,薛之谦一看到拿去藏了,害他要提心吊胆的就怕他整甚么么蛾子。


  我们聊了一会,他就说薛之谦喊他睡觉,挂了电话。


  六月的时候他们一起去过三周年,张伟沿路给我传了很多照片,还有少数他们的合照。


  阳光下的张伟,笑容真的特别特别的,灿烂。


 


10.


 


  张伟寄了不少礼物给我们,回来后还约了我出来吃饭,一个月没见,他黑了很多,还瘦了点。


  依旧是在路边的烤串店见的面,他锁骨上的吻痕已经有些发青了,我笑他过得那么滋润,怎么会瘦了,他说托我的福,他的精气已经被薛吸得所剩无几。


  我笑他,他就瞪我,后来我才反应过来,原来被藏起来的礼物,跟他们一起去旅行了。


  他说他和薛八月要一起回老家找工作,这次见面之后,要约出来就很难了。


  而我知道,天下无不散的筵席。


 


11.


 


  后来我没回老家,在这个地方和女朋友租一间房,努力一起养个家。


  我还是很常和张伟发个讯息甚么的,他和薛领养了一个很可爱的小女孩,叫他爸比,叫薛Daddy。


  视讯的时候,他带着孩子一起调皮捣蛋,薛总是一脸无奈,可他们是幸福的。


 


  睡前我抱了抱女友,她说她也想要有个孩子。


  我说,那我们也养一个吧。


 


------


 


  其实不应该断在这里,但是想写的写完了,后面想说的又太沉重。


  所以就这样吧。


  台湾曾经播过一部女同性恋的电视剧,叫做《逆女》。


  里面讲到了非常多的东西,除了对同性恋的歧视之外,还有那个年代重男轻女、升学压力、家暴、更甚婆媳问题。


  有一句台词让我特别印象深刻,女主角的第一段恋情在学校被发现,对方后来自杀,只留了一张纸条给女主角。


  纸条上写着:「我们没有伤害别人,为甚么他们要来伤害我们?」


 


  是的。


  他们并没有伤害任何人,为甚么会有人想要伤害他们?


  希望这个世界能够善待每一个善良的人。


 


161025


22:19


信悠




開車番外:


《外套》


《負負得正》     


見家長:


《甜點》

评论 ( 11 )
热度 ( 142 )

© 别抓,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