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不重要 | 大薛 | 竹马AU | 生命里的你(中)

喝了点酒来写,不知不觉又写多了。就分三篇儿吧…… 

   

   性启蒙番外篇;  番外篇的第二个版本

 

讲到大张伟见完洁洁,回北京。

在一片混乱的大脑里捡出那个跟性欲和爱情有关的碎片,发现往往复复都是谦谦。

 


五.

 

张伟终于明白,自己应该是想上薛之谦。

不止。自己应该是喜欢薛之谦。

 

他在电脑上打字发微博都没精神,全世界都变成了无趣,仿佛除了薛之谦,其他一切都与他无关似的。

他约老白出来,难得地喝了三杯琴酒,但一句闲聊也没有,说白老师,您今天就坐这儿,把所有关于薛之谦的东西,都给我撂清楚。

老白说,怎么着啊你,看上他了?

张伟点头,嗯。

 

订了第二天晚上的机票飞上海。

根本也没想为什么去,他就是拼了命地想见他,见了之后怎么办——再说吧。

思念让他疯魔。

他跟薛之谦打电话。说,洁洁?我明晚去上海。你直接来酒店找我,地址发你微信上了,房号1201。

 

薛之谦抱着手机,直接把明天所有的事都推了,愉悦地想,哎张伟怎么了,叫他洁洁啦。

 

他按开酒店的门铃,手里拿着一瓶红酒,两袋炸鸡,两份培根汉堡。

张伟眼光落在他拎的东西上,笑得开心,说哎唷喂还是薛老师懂我。

肩并肩瘫在地毯上,靠着床,吃着炸鸡,聊小时候的事儿。酒倒是只有薛之谦一个人喝,张伟说他肝不好。

 

说起第一次见面,薛之谦笑到岔气,说哎哎你还记得吗,你爸以为我是个小女孩,夸我白!

张伟说,你是挺白啊。

瞄向他。

他喝了点酒,脖颈处透着点红色。

又讲了几个事儿,无非是,比如以前手拉手上学,比如早餐油条泡卤煮是他俩发明的,比如哪个老师总是挤兑他俩,比如薛之谦从前内向地不敢跟陌生人讲话,张伟玩笑着问他,薛之谦你现在怎么这样儿啊?疯的你,嚯,比我小时候还疯。

薛之谦呛了一声,生活所迫……

张伟接话,咱们都一样,为了仨瓜俩枣载歌载舞,嗨,过日子呗。

 

聊到午夜,张伟往窗外瞄一眼,说薛老师,今儿别走了,在我这睡吧。

象征性地拽了拽被子,“你要是觉得男的睡一个床别扭,我睡沙发也行。”

薛之谦愣一下,说没事没事。

 

张伟先去洗澡。

 

薛之谦坐在地上,把垃圾都收拾了,靠着床,想,大概是红酒的原因,他觉得有点热。

他回想着跟张伟的对话。刚才笑的他肚子疼,真的好久好久——不知道有多少年,没这么放肆的开心过了。

他想,张伟真好。

听着浴室里传来水流的声音,薛之谦酒劲儿上来,脑子里爆炸一样散落着渴望他的信息。

他知道不该,但还是起了反应。这下更慌,不知道张伟洗多久出来,如果……如果让张伟看见他这个样子……




Evernote

图片。



张伟跪的膝盖有点疼,惴惴地想,起码他没拒绝自己。
但他脸红透了,根本抬不起头,索性把额头抵在他膝盖上,闷声说,“你先听我说完。”

他说,薛之谦……
他说,你也知道,我不是能藏事儿的人。
“就是跟你说,…内个…
“反正我就是挺,哎呦喂…挺挺那什么你的,嗨太矫情了,反正就是…。

头偏开,闭眼咬牙。

“我他妈想上你!………嗯对就是这样儿。”

他小心翼翼地加一句,“薛之谦,……你是不是觉得我特恶心?”

薛之谦反应时间长到——张伟觉得房间里静得难受。
他刚想抬头看一眼,没想到薛之谦照着他头拍了一巴掌。
绿毛给打偏了,张伟会错意,心一下透凉,觉得活着没趣,此生无望了,冷不防下巴却给人捏住,眼皮子还没抬起来,嘴上就给个温热的东西堵住了。
薛之谦俯着身,身体有点颤,但是吻的很坚定。一点技巧没有,就是贴着,用力,碾他。
自己也滑跪到地上去,扳着他肩膀。
等到薛之谦放开,张伟却傻着,呼吸都忘了,盯着薛之谦,跟盯一神经病似的。薛之谦眼睛鼻头一瞬间就红了,骂他。

张伟,我他妈等你这句话,等二十年了。




 - -


晚安~。


评论 ( 69 )
热度 ( 264 )
  1. 朝死暮生的蜉蝣别抓,酱 转载了此文字
    卧槽卧槽看哭
  2. 个疯别抓,酱 转载了此文字

© 别抓,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