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薛 | 风雪天与热巧克力。

 

热巧克力这一篇……唔,一直都在纠结。

所以说留言/评论真的给人力量呀。它曾经是我最喜欢的一篇,但因为人物很平淡,被我隐藏了一阵子。谢谢还惦记着这一篇的您,把它从小黑屋里放出来啦;)

这篇讲的是,他俩在异国,过了一天最最普通的日子,的故事。

 

-

 

筹划了足有大半年,他俩才趁着年底没节日、通告排的不紧,硬凑着休假休到一起。

大张伟说,要么两个人宅在家腻个几天就得了;薛之谦想了想告诉他,不如直接走远点——去瑞士,他领张伟去他以前的校园,颇有一点衣锦还乡、忆苦思甜的意思。张伟懂他,索性放手全让他安排,乐得清闲。

薛之谦意外地看到自己曾经租住过的房子被房东放在Airbnb上,聊了几句得知虽重新装修过,但格局没变,惊喜地定下,又写邮件约好了一位老教授,届时登门拜访。

一切挺顺利来着,直到一下飞机,什么都准备周全、偏偏没查过天气预报的两个人,傻眼在快零度的气温里。

 

苏黎世正是傍晚,可连夕阳的橘黄色都显得格外冷清和凌厉。大张伟倒是没说什么,薛老师却自责了一路,之前安排的时候沉浸在兴奋劲儿里太久,哪里还想起来这正是瑞士最可怖的初冬。

 

在机场随便吃了点儿,薛之谦熟门熟路找到房子,寒暄了几句领了钥匙进门,在飞机上为了倒时差挺着没睡的两个人,开了暖气,一沾枕头就睡着了。

第二天直睡到中午。

下午出了会儿太阳,薛之谦说要出去见从前的导师。张伟不会法语也不愿凑热闹,宁愿懒在家里,嫌房间干燥,暖气调得小了点,懒洋洋地刷早就下载好的综艺。

他向来懒得看某个台过分夸张的节目,可因为薛之谦应邀去了一次,他把那期硬生生看了四遍。看完仍嫌主持人聒噪,却觉得薛之谦哪里都好。他叹口气退出app,点开用来编曲的那个,却觉得什么节奏都唤不起心绪。

暗暗笑眯了眼,觉得自己是幸福的沉迷。

虽然房间里温度不低,但是只穿了单衣,他端着pad的手指尖还是冰凉。从上边缘滑下,看了看时间,估摸着薛之谦该回来了,想要给他做点什么。

 

房东一早在冰箱里放了这季节做西餐该有的一些食材,虽然比起国内当然还是太单调。芝士有六种,其他的无外乎是西兰花、小胡萝卜、洋葱和一些香料青菜。打开干储区,倒是有几袋面包,但不是他爱吃的绵软的风格,反而是麦色,看起来表皮就很硬的那种。

他垂头丧气地伸出一只手去开面包纸袋的封,然后试图揪一小块儿。没成功。贴近了看才发现原来是燕麦面包,要牙口好才吃得下的。凑得太近,冰箱的冷气扑到他脸上来,侧头打了个喷嚏。

他想人生地不熟的,也不可能跑到超市去呀。

再说——他往窗外看——风刮起来了,早晨还有几簇黄叶的树如今都被吹的光秃秃的,枝条僵硬地在风中摆动,怪可怜见的。

……薛老师可怎么回家呀?

赶忙的发出微信:“打车回来啊,看着就冷。”

 

薛之谦从教授家里艰难地告了别——因为老教授硬要留他吃饭,他硬不能留——再出来,天虽没黑,但路灯都亮了。今天只是那一会儿出了太阳,其余时间都暗沉沉的,就跟老天爷还睡着没醒似的。

下午茶的蛋糕和咖啡没带来多少热量,他裹紧大衣,走了两步,又不得已地把领子竖起来。

难看死了……他心里想,不过也顾不得啊。

右侧大衣震了一下,不用猜也知道是张伟发的消息。

哆哆嗦嗦地从内侧口袋拿出手机,手指冰凉,连指纹识别也做不到。他懊恼地跳跳,对着右手拇指猛哈气,解了锁。

触屏也颇有困难,最后好歹还是看见张伟的嘱咐,又暗暗叹息一句。这鬼天气,街上一辆车都不会有。再说无非就是二十分钟的脚程,扛扛就到了。

他连把手机塞进内侧口袋的力气都不想用,敷衍地反过来握住又藏进袖口,赶紧手插口袋,留存住最后一点点热度,小步跑了起来。

 

张伟在厨房里摸了半天,总算是想起来这天气适合吃点热腾腾的东西,算着薛老师要到家了,手忙脚乱开了电炉,拿出一个炖锅,默念天灵灵地灵灵,让我选个好吃的行不行——随便挑了一整块没切片的芝士,扔进锅里。

想了想突然觉得哪不对,又找叉子,趁没融化赶紧叉出来,加了水,放了个正好能盛下的不锈钢碗,把芝士填进去。

——大前年录大咖秀的时候,他们去白凯南家聚餐,瞿颖说给老白解决一下冰箱,翻出一大块众人都不知道怎么吃的芝士,就是这么隔水加了热,做了奶酪火锅。

他看着目前厨房这情形,大概只能也凑合做这个,叫什么,奶酪火锅吧。

 

天暗下来了,似乎开始飘雪,但薛之谦脸上被冷风割得生疼,已经感觉不到有没有雪。他这才发现高估了自己,刚才跑的那两步,似乎愚蠢地把最后一丝体力用掉了。挪到街边小店的条纹顶饰下面,想跺跺脚缓缓,看见隔着厚厚的毛玻璃和窗帘,里面似乎有一丝灯光。

他抬头看店名,竟然是著名的KON-TIKI。

天不亡我!果然如今只有酒吧肯开门……

推门进去,先要了刚没过杯底那么点的伏特加暖暖身子,在酒保热情的问候声里,指向他背后一瓶白葡萄酒。

拿回家,跟张伟喝。

也没在乎自己刷的是哪一张卡,他告了别又冲出门。

 

张伟看芝士慢慢融化,觉得等薛之谦等得心也要融了。从冰箱里把几块面包拿出来,撕成小块。

手机震了一下,短信给了一个迟延的消费记录。张伟伸头去看,纳闷了一下,薛之谦买东西了?

芝士融的刚刚好,他正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就听门铃响。

手都没擦,过去开门。扑进来的人带了一阵冷风,通红的鼻头带着落上雪的睫毛靠近放大,冰冷得似乎没温度的嘴唇也凑上来,直接吻住他的嘴。

往后踢了门一脚才让厚重的门关严,薛之谦单手解着大衣,但还是没放开张伟的嘴唇,紧迫地像是在水下憋久了要度走空气似的,吻了一会儿,身子有回暖的迹象,才缓过来放开他。

拎着一瓶酒的左手还是冰凉。

张伟笑出法令纹,把那瓶酒接过来,空着的手拉住他一双,握紧暖着,还笑他,“哎哟喂,我以为薛老师出去一趟成了妖精,要吸我阳气呢这么着急。”

看他的样子也知道没打车,或者打不到车。薛之谦诉苦的话还没说出口,张伟猛地拍脑袋,“嚯!厨房火没关!”脚步慌乱地往回跑。

薛之谦这才觉得感官恢复了功能,闻到浓浓的Gruyère芝士味道。放好大衣,跟着走进厨房,看张伟把揪成块的面包堆在一起,发愁地盯着已经化好的芝士,见他进来,认错一样地挠头,“哎呀本来想给你做点热的……”

薛之谦看他做的是Fondue,乐了,觉得他俩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把火关小,把白葡萄酒拿过来起开,带好隔热手套又把隔水加热的芝士碗端出来,水倒掉,芝士流进炖锅里,动作流畅地往里倒酒。

回头跟张伟解释,这才叫心有灵犀,一个买了白葡萄酒,一个用对的办法融了对的那个芝士,巧巧地凑成正宗的Fondue,少一样都不行。

张伟很配合地鼓掌,“厉害厉害厉害,……啊这个放…毒,是个什么东西?”

 

两个人最后捧着盘,拉了吧凳坐在电灶旁边,关了火用余温热着,把冰箱里的面包都拿出来切块,蘸奶酪火锅吃。出乎意料地没找着高脚杯,索性不挑,拿盛酱料的小碗倒了剩下的酒,就着喝了。热腾腾的奶酪火锅把厨房蒸出雾气,他俩拿长柄细叉把面包块在炖锅里滚一圈,沾着软热的芝士送到嘴边,是刚刚烫口的温度。薛之谦甚至吃出了一层薄汗,满足地直笑,说了好几件学生时期的趣事儿。

张伟这才有点做饭的成就感,就着火锅给他接话茬,时而又心疼他从前在瑞士受了不少苦,自告奋勇一会儿刷碗。

面包让两个胃口大开的青年吃的精光,薛之谦又翻翻柜子,找到香肠和两盒放错到冷冻区的火腿肉,手脚麻利地切好,端过来,又吃了一轮。

张伟看他行云流水的忙活,难得认真地说了一句,有薛老师啊,真是我的福气。

薛之谦不知道为什么红了耳尖,直嚷太热,跑到卧室去换毛衣。

 

肉也吃光了,薛之谦心满意足地打嗝,歇在沙发上看张伟在厨房站着琢磨洗碗机,研究一会儿又放弃了,去开水龙头。他虽然能去帮忙,但觉得看着那个人在厨房里忙着的背影,美好,难得。看痴了一会儿,等到张伟甩着手上的水走过来的时候,才发觉自己入神了。

酒还剩一点底,张伟过来全给他倒上,说一顿饭还不够把他身体里寒气逼出来的,得再暖暖。

天黑透了,坐在沙发上,两个人依偎着一起发呆,没说话,靠了一会儿。这房子很小,但温馨,藏着薛之谦很多回忆。他熟门熟路地把光线调弱,舒服地眯上眼,慢慢地、小口喝着酒。

张伟的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来。他划开屏幕放到免提,听到那头,某个常驻节目的导演着急地找过来,“大老师!咱们那个…下期要改版,您有没有空?——虽然很抱歉打扰,但有个十分钟也行,稍微听下您意见……”

薛之谦看向他,默不作声地瞄了一眼表。张伟明白他的意思,国内现在已经是凌晨三四点钟,导演一定是熬了大夜,若没什么要紧事也不会给他打电话的。

都不容易嘛。

他不忍心扰薛之谦,关了免提走进卧室,“诶您说,我不忙。”

薛之谦听他跟导演插科打诨的声音莫名觉得安稳,抬手喝光了酒,站起来抖擞一下,去洗澡。

 

说好十分钟的电话,足足打了半个多小时。薛之谦裹着睡袍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张伟坐在卧室写字台旁边的转椅上,还说着呢,边拿手指比划什么。他俩工作起来的认真劲儿特别像,薛之谦理解地朝他眨一只眼,从行李箱里摸出本书,爬上床,钻进被子,坐靠着床头看。

是夏目漱石的书,他看得格外入迷,只隐隐约约听见张伟挂掉电话,也去洗澡了。

 

书看到三分之一的位置,他觉得似乎有冷空气往被子里钻,抬头,发现头发还没干透的张伟带着一身氤氲挤到他跟前,一副马上要闭目养神的样子。他笑笑,坐稳了让他靠着,又继续看。

突然抖了一下,书从手里滑下来,正好轻轻砸在那个人头上。

砸在那个,正埋在他胸前,舔吻某一点,的人,头上。

细细咬舐着的那个人抬头看他,带着无辜的眼神,“没事儿没事儿,你继续看,你看。”

头又埋下去,但一只手捞起书,往他眼前怼。

真是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薛之谦冒出一份好整以暇看热闹的心态,想看他能撩他到什么程度。

继续读书。

骗自己能读下去而已。

 

|

|

 

(看前文的时候,有没有一分钟以为这次不会开车?但…)

接下来走


Evernote

A03

 

-热巧克力根本没有出场因为正被我心满意足喝着呢的End–

 

 


-


评论 ( 56 )
热度 ( 338 )

© 别抓,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