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肉 | 点梗 | 当球球被捆绑play


(文后再啰嗦,直接看吧。)

(大中午发肉不太好,但是下午到很晚我都要忙。所以可以收藏了慢慢看。毕竟…还是不要在公共场合…;)



———

薛之谦想了个主意。

最近一个月,他只是在休息。真真正正的休息。就呆在上海,在家里,安安静静地写歌。大概是因为大老师隔三岔五语音来「指导」,也可能是因为,嗯,心里有爱吧。歌写的很顺。
可是大张伟过的格外辛苦。他替他家谦谦拦了几个综艺,还接着自己的通告,好巧不巧这个月好几个歌手看上他,要他编曲。薛之谦在微信里说,大张伟你来不来找我?他忍着泪和痛差点儿把手机砸了。
薛之谦也不是没想过跑去北京长沙珠海探个班什么的,但是他一休假,媒体都盯着看有没有八卦,他连楼道也不敢出。
都愁出水儿了。

所以他录完第六首歌,就撂挑子了。
借口打得圆满,“北京那个棚能做出来我想要的音色”,不管狗仔拍没拍着吧,瞒着不让人跟大张伟说——给他个惊喜嘛——就,带着自己网购的那个…嗯,「情趣用品」,飞北京了。

大老师一贯不喝酒,但是今天吧,这档综艺做到最后一期,为了节目效果,也是主持人发坏,硬灌了不少。
他倒是聪明,装头晕,装站不起来,满头的汗加上价值票房十块钱儿的演技骗过编导和助理,下了节目就给扔上保姆车了。连经纪人都没跟。

车里一片黑。

本来薛之谦是坐在后座,等着大张伟发现他再喊「Surprise」的,可是人家张大爷就瘫在中间的座位上,动也不动。车开着,薛之谦坐不住了,悄悄往前挪。可还没看见张伟的脸呢,手就叫人抓住了。
他吓了一跳。
前边的大张伟回过头来,两只眼睛眯着看他,瞳仁里有点水气,也反射着车窗外的灯光,像是有星星似的。
薛之谦有点懊恼,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不知道啊。”
“那你怎么一点也不吃惊呢?”

大张伟转过身,拉着他的手不放:“薛老师年纪大了心眼儿没长,我一上车就看见你了,等你过来撩我呢。”
随着他的笑扑过来的还有一身酒的甜香。薛之谦闻着了,不太乐意,“你那肝还要的啊?”
“要啊。”
“那你还喝酒?!”
“…我这是发情呢。”

说着,用力把薛之谦拽到身边,又像撒完娇的小奶狗一样乖乖地把头靠在他肩上。

“薛老师。”
“嗯?”
“我想你想的快疯了都。”

这句话随着软绵绵的鼻音一出口,车里的气氛就变了。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的,两个人的唇越靠越近,几乎要贴在一起,微微张合着。
薛之谦想,张伟大概是喝多了些,不然不会眼神迷离成这个样子。
大张伟想,薛之谦……真好看……

前排开车的司机眼观鼻鼻观心。
张伟握着薛之谦的手已经开始出汗了。

车上空调开了没有?怎么这么热?
大张伟皱了眉,身上燥燥的。他心里门儿清,这酒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但他乐得装迷糊,看薛之谦的眼睛带着担忧越凑越近,黑漆漆的瞳仁里都是关切,几根睫毛都能数得清似的。
他没控制住,往上仰头,吻住了那张嘴。
一个月没解过渴的两个人突然就没节制一样拥吻起来。薛之谦觉得张伟喝的烈酒都注到自己血管里了,滚烫滚烫的,烧的他的眼睛里脑子里心里就只有这两片温软湿润的唇。他有点放肆地含吸、啃咬,张伟慢条斯理地回应他,轻轻伸舌挑逗,口腔里留存的淡淡酒香,像是让人欲火焚身的春药。

车停到大老师房子楼下,司机识趣地先按了一声喇叭。
张伟找回一点儿理智,睁开眼,跟谦谦额头抵额头:“薛老师,到家啦。”
下车的两个人腿软脚软,头脑模糊,车快开走的时候,薛之谦回过神来,
“哎,我包!”
又慌慌张张把背包从车上拿下来。

根本不记得怎么刷了门卡、怎么熬过几十秒的电梯——因为薛之谦说“有监控”所以两人恨不得背对背站着——怎么从电梯口纠缠着磕绊着走到门口的了,输密码的时候大张伟才再一次用到了脑子,而薛之谦觉得自己已经快化成一滩水了。

大张伟关好门把那个低头走路都站不稳的人堵在门角:
“薛之谦你下次再他妈让我禁欲…我…”
根本说不完一句话,又被抱紧吻住了。

薛之谦被半拉半抱地推向卧室,半途中背包带绊了一下,才想起来自己带的东西还没拿出来。
他停下来:“大张伟…”
“忙着呢…。”上下其手。
“嗯…”
犹豫了一下。
“…玩个新花样好不好?”


走Evernote



- 难以启齿的end。-

 

谢谢 @信悠  的奶油梗,以及所有留言的小朋友。我可喜欢看留言了,特别开心!


简书被封号了,我昨天下午差点怀疑人生。


为什么喜欢写肉呢,因为我觉得吧,世界上最美妙的爱,就是灵肉合一的爱,是不是这回事儿呀。

但是…感觉老天爷不让我写肉……
 
Anyways, 球,三岁生日快乐。


哎哟第一次粘过来出bug了,重复了一段,丢人丢人。大家一定装没看见啊!


评论 ( 34 )
热度 ( 213 )

© 别抓,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