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来一碗小酥肉 | 欺负人的球


真的很小的一碗肉啊。

工作着,不做进出口贸易,啊。


一发完。总是逗薛老师的大老师。惹得你要气死了,但不忍心骂他那种。



- - -


薛老师这脸色有点生气呢。

两个新来的帮忙对台本的小编导懵了,看薛之谦刚才还好好的,从卫生间回来脸色就阴沉下来了。

不行,可能是累了?

两人对了个眼。听说最近薛老师嗓子不好呢,身体不舒服?
…“薛老师,不然咱们休息一下再对?也到晚饭时间了,您看…”

薛之谦回过神来,眼角有点儿疲惫的泛红,抱歉的一笑:“不好意思啊我也有点饿了,那我叫经纪人来,一起定饭吧?”
“我们去食堂!!”
小编导脚底抹油一样走了。

薛老师看着对面镜子里自己嘟着嘴生气的脸,又给自己逗乐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心里默默骂自己是个神经病,不对,那个人才是神经病。刚才…

在一个台录两个节目,提前也不说,跟经纪人串通好,趁他休息在卫生间堵住他了。

薛之谦推开卫生间深木色门的时候,眼前一黑,叫人捂住了眼,脖子上也拿个冰凉的东西贴着。他人瘦,劲儿也小,从幼儿园起这辈子就没打过架,见着街上撒泼的都躲着走,多乖的人儿啊。这下好了,是要绑架还是抢劫?完了完了,连手机都没带,怎么办?最要紧的,万一人给劫走了,还、还见不见的到,那个人?

他吓得愣了,喊都没喊,想着架在脖子上的肯定是利器,自己千万别动,刚想谈判,嘴就给堵上了。


大张伟在门口看见薛之谦从拐角出现,兴奋劲儿上来了。他是从小恶作剧到大,光给惊喜怎么成?惊吓才够劲儿。
然后…就看见了薛老师被捂着眼、呆张着嘴、一句话也说不出的模样。

他不知道自己是给逗笑的还是气他不反抗给气笑的,咧着嘴就吻上去了。

薛之谦这才想起来推开这个人。什么啊?疯狂粉丝?跟踪变态?救命啊,大张伟你来救你男人啊,唔…等等…
熟悉感让他一下就反应过来了,小嘴儿吻的用力,老爱用舌尖扫他牙龈,亲到舒服了下边儿挺过来蹭他,不是那个杀千刀的,还!是!谁!
他知道怎么治他——两手冲着大老师腹部最软的肉去挠痒痒。大张伟最怕这套,怕别人碰他这片儿肉,怕手碰,也怕,嗯,关键时刻有人,用嘴碰。

一个失笑,一个气鼓了腮帮子,两个人终于大眼瞪小眼了。

薛之谦“啪”一声打到大张伟手背上,刚才捂住眼之前,镜框都给他扯掉了,一双含水一样的双睫瞪着大张伟,眼角有点红,咬着嘴,嗯,好看…
大张伟张嘴,“美人儿…”

“你有病啊滚开你!”

真生气了。挣开他就要往前走。
“别别别别别!”大张伟知道自己踩兔子尾巴了,紧追几步。
“哎唷,我这不想你嘛,我就来了呗…能怪我吗,怪你、你你你长的好看我一看就想亲,行不行?嗯?”
薛之谦气更不打一处来。昨天早上分开的,他去机场前还跟大张伟说了,这一周见不了,你好好写歌,正好我养养嗓子…怎么养?平时好好说话就当养了,谁、谁整天扯着歌手的声带叫、叫给你听?

“你先出去!” 他回过身来推他,“干嘛?你看人尿尿的啊?有病啊?”
“是是,解决生理大事儿第一位嘛,我…这不也来解决解决,不然谁没事儿上厕所啊,啊?”大老师嘴上贫着,脑子里勾了个坏主意,笑着笑着一边嘴角歪上去。

薛之谦回头看见这个笑,不知道他要干嘛,但也有点不好的预感,迈了两步推开一个隔间的门,侧身进去就赶紧要关上。
关…关不动…
大张伟使了劲儿扳住门缝,“哎哎哎挤我手了,我弹吉他的手指头哟,哎哎哎——”
薛老师心软了,一卸力,大张伟挤了进来。

“你到底干嘛?!”
“尿尿啊。”

大老师边说边挤了个眼儿。

薛之谦顿时气的口干,白了他一眼,赌气一样开始解腰带。
大张伟不动作,抿着嘴憋笑看他。

“薛老师一日不见,如隔三百个大夜啊,最近前列腺功能还全活?肾还好?看着,嗯看着精气神儿不错,谁——给你滋润的?”
说“谁”的时候,还坏笑着往前挺了一下腰。

薛之谦手握了拳,想锤他舍不得,想生气说不过,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混子呢?

“大张伟我严肃跟你说,我一会儿回去要彩排,你别闹,我出去不要面子的啊!”

“面子值几个钱儿啊?”
大老师也听话,脸上严肃起来,身子却往前凑,手也搭上薛之谦没解开的腰带,嘴里改了气声儿,特诚恳地说,“我这不是来帮您的嘛薛老师,俗话说了腕儿大的撒尿都得让人扶着,您说,是不是啊…”

薛之谦觉得情况不对,想挣开,可空间狭小,又怕声音大了一会儿进来人能听见,脸一时红起来。大张伟找着可乘之机,右手顺着他裤边儿往里溜,左手抚上薛之谦一只耳朵,嘴里在另一边耳朵喷气。
“咱们要不就在这儿公开了算了,给他们捡个便宜,我不在乎,嗯?薛老师…”

薛之谦耳朵尖儿敏感的很,被暖乎乎的气扰的腿有点哆嗦,又提醒自己仔细听着门口有没有动静,紧张的全身都是应激反应,底下不自觉起反应,还把大张伟往外推,推不动,一口咬上他脖颈,咬的也不重,跟小猫似的。

大张伟心眼儿蔫坏,手上有轻有重的逗弄,隔着内裤松松攥着。
“你要死啊!”薛之谦真有点急的要跳脚。

大老师瞅着机会,大拇指滑过去按薛之谦的小肚子。他就是知道薛老师憋着难受,故意的。

怎…怎么回事?
薛老师想生气来着,可是一阵突如其来的快感从下半身电流一样传到后脑勺,就那儿硬着,其他地方都软了,麻酥酥的。

“…艹!”
大老师看身下人这反应,也觉得有点儿把持不住,汗顺着头发往下滴,想着就算在这办了他,又怎么着吧!

他把薛老师内裤往下扯,扯到一半,头儿弹出来。他伸进手去一把握住,上下动作。节奏有点儿快了,薛之谦两只手抓着大张伟背上的衣服,头埋在他颈窝。
背后贴的隔间壁冰凉,手里抓着的织物柔软,下半身给大老师…舒服,这环境,嗯…

薛老师一个没管住自己嘴,哼了出来。

大张伟笑的眉眼弯弯,又转头盯着薛之谦的眼睛:“你这是自己爽了,我还…”说着下身贴着他大腿一用力。
薛之谦感受到那个触感,双眼望天,这可是电视台卫生间啊混蛋。




——“里头有人没有咯?进去打扫咯?”

保洁阿姨的声音和敲门声远远的从外门那边儿传过来。
薛之谦一个激灵,使上劲儿扭开锁扣把懵着的大张伟推出去,“咔”一声关上门,贴着隔间壁,扶着水箱喘着,防止自己腿软往下滑。

大老师懵住了,顿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有有有有人!您等会儿再来!有人呢!”

然后看着自己面前关紧的隔间门,笑出声了。

他的人儿啊,怎么这么可爱呢。



-后续一个-

晚饭时间,台里广播。

“有在十一楼男厕遗失黑色镜框一副的,有在十一楼,男厕,遗失黑色镜框,一副的,请到一楼前台认领,谢谢。”





- - -


好累。这篇被关小黑屋两次了。说好的写pwp呢……


评论 ( 10 )
热度 ( 244 )

© 别抓,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