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口相声 | 狗年要出新专辑

 

过年好呀!

一年一度的大薛春节联欢晚会又来啦。没错,今年的晚会还是只有一个节目(。

 

让我们在这个辞旧迎新、阖家欢乐的时刻,共同举起酒杯,庆祝新的一年的到来~


 

(二人上场。观众鼓掌欢呼起哄络绎不绝。)

 

大张伟:行了行了行了行了别鼓了别鼓了差不多得了,哎是是是,谢谢那边儿喊话的朋友,不脱不脱,薛老师一会儿再脱,谢谢谢谢,对。

薛之谦:……你这结巴真该治一下了我跟你讲。

大张伟:不是!那边儿有人叫你脱衣服,多不厚道你说。(指右前方)

(观众:脱!脱!脱!)

大张伟跟着拍手:脱!脱!

薛之谦:(拍手)加~钱!加~钱!……哎呀脱肯定是不脱的!最近过年嘛,长胖了一点点,正好遮一下。

(观众:不胖!!!)

大张伟:薛老师天天运动还胖了,我昨天刚吃一肯德基上秤瘦三斤,唉唷我怎么这么羡慕您呐?

薛之谦:你……(作势要踢屁股)

大张伟:(躲)别介,撕了您这大褂的裆多不合适您说……

薛之谦:不过说真的,大老师,要过年了,我最近真的没有运动欸。

大张伟:不是,我不是说健身房那种,就是说家里小窗帘一拉——

(观众尖叫)

大张伟:——跑到大门儿拿快递这种。都想什么呢!脏!

(观众:噫——)

 

大张伟:行行行,谢谢大家捧场了(拱手)。其实我跟薛老师说相声第三回了,这么多观众喜欢也挺意外的。

薛之谦:怕大家看腻了嘛。

大张伟:首先还是介绍一下自己。

薛之谦:对的。

大张伟:我是大张伟,是这个……相声界的,一哥——

(观众:噫!!)

大张伟:你们怎么不听人把话说完呢!我说是一ge…一个!一个边缘人物,对不对。

薛之谦:你话倒是说清楚一点啊!

大张伟:旁边儿这位呢,捧哏大师薛之谦老师。

薛之谦:没有没有。

大张伟:人称捧哏界的逗哏,喜剧界的歌——不是,歌手界的喜剧演员。

薛之谦:没有人这么叫吧?

大张伟:没有。——但是!但是有薛老师的相声场场爆满。

薛之谦:这个是夸张了……

大张伟:当然了,主要原因是有他的相声一定有另一位大师——

(观众:大张伟!!)

薛之谦:这还是夸你自己呢!

大张伟:哈哈哈哈给你听出来了,不是,我说实话,咱们说相声的确很受欢迎,比如今天这场,就听说门票特难抢。

薛之谦:买的人多嘛。

大张伟:网上也有人说,说票价炒得太吓人了。

薛之谦:这都有黄牛啊?

大张伟:那多的是!黄牛这个属于市场产物,以前叫倒票,就是说,这门生意大家伙儿都知道不对,就跟以前我们那会儿那倒盘的一样,赚的是那造孽钱。

薛之谦:对,所以说观众朋友们不要买黄牛票啊。

大张伟:是,然后还有狡辩的说干什么都不容易,我觉得是这样的:人家容你的时候你能说自个儿不容易,人家容不得你那说明正经票务比你还不容易。

薛之谦:我们歌手还不容易嘞!

大张伟:唉对,说起黄牛这事儿薛老师有经验。

薛之谦:没有没有(摆手)。

大张伟:薛老师演唱会的时候对黄牛放狠话了。去年的事儿吧?一晃一年了都,有用吗薛老师?

薛之谦:他们跟我说有作用,但我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希望粉丝不要花钱养那些黄牛啦!

大张伟:是,其实薛老师那些话压根儿不是跟黄牛说的,是跟粉丝说的。

薛之谦:这你都知道?

大张伟:你跟人黄牛放狠话谁理你呀!那其实就是跟粉丝说,希望他们别送钱给、就是所谓偶像抵制的那帮孙子。

薛之谦:是这个道理。

大张伟:像我就没有这个问题。

薛之谦:你也办演唱会呀。

大张伟:哈哈哈哈我那场子坐不满都。黄牛买了就亏。

(观众:没有!!坐得满!!!!)

薛之谦:听听群众的呼声,谁信啊你!

大张伟:其实坐不坐得满这个事儿是老天爷决定的,我没什么办法,是吧。我能做的就是让来了的不后悔,都躁开心了,尽一个歌手的本分,是这样。

薛之谦:哇大老师……(鼓掌)

 

(观众鼓掌尖叫“崽崽别伤心!!妈妈爱你——!!!”(不是

 

大张伟:实话,我没伤心啊,就是说在不同的舞台上人就有不同的角色,比如说在演唱会上我就是唱歌的,在这个,薛老师旁边儿,我就是一名出色的,哈哈哈哈(想说什么,被薛老师一瞪眼)那个,相声演员!相声演员,对,其实你能在短暂的时间里做好你的角色就挺牛*的了。

薛之谦:是这个道理。——哎你怎么还自动消音啊?

大张伟:所以我佩服薛老师。

薛之谦:不敢不敢。

大张伟:薛老师因为本职工作做得好还多栖发展,各方面都努力,喜欢的人就多,人粉丝数目才多。

薛之谦:哎呀,这是大老师捧我。

大张伟:微博粉丝后头那些零我掰着脚趾头数一晚上没数清。

薛之谦:神经病啊这一整夜你就数那个干嘛!

大张伟:手指头脚趾头不够啊你知道吗,数完我的我就只能一个顺手抱过来数你的……

薛之谦:哎等等?

(观众:嗷嗷嗷嗷!!)

大张伟:就在床那半边儿我那么一捞……

(观众要疯)

薛之谦:(气笑)你北半球去南半球捞吧你!

大张伟:就是说粉丝多!太多了!

薛之谦:好嘛,大老师也不少。

大张伟:我是挺知足的。我特别喜欢我那些粉丝。

薛之谦:大蜜。

大张伟:就特别像老母鸡护犊子你知道吗,恨不能雇一队奥特曼整天biubiubiu炸那帮不喜欢我那群人去。

薛之谦:想保护你嘛!

大张伟:是。就拿我出专辑这事儿说吧。

薛之谦:哇你等下,我们先鼓掌好不好,大张伟终于要出专辑了!

(观众鼓掌欢呼口哨尖叫)

大张伟:薛老师这是盼多久了这是?

薛之谦:我是真的觉得你该出了。

大张伟:是,我是那个,做歌快出歌慢。那这就得看人劳模薛老师!

薛之谦:我怎么啦?

大张伟:一首歌录八遍,而且人专辑一张一百万,已经二四六七八……

薛之谦:……你先别,大老师你这真的是夸我?

大张伟:说薛老师做歌认真。

薛之谦:哦。

大张伟:努力。

薛之谦:是。

大张伟:有钱。

薛之谦:……还行……

大张伟:而且会越来越有钱!

薛之谦:托大老师的福!

大张伟:(突然小声)薛老师那我能问你个事儿吗。

薛之谦:可以啊!

大张伟:那个零花钱你能给我涨点儿吗……

(观众:噫——?????)

薛之谦:(大声)谁跟谁说什么零花……(小声)再说回家跪键盘!

大张伟:(鼻音)你…多买点儿鸡翅我跪调音台也行。

薛之谦:别说啦!有病啊!

大张伟:是是是,咱们还说这个,薛老师做专辑,特别舍得花钱。

(观众:吁——)

大张伟:吁什么吁!赶驴呢是吗?

薛之谦:这是嘲笑你翻不回来了。

大张伟:我不用翻,在上头挺好啊我……

(观众:噫!!!)

薛之谦:说音乐!

大张伟:对对对,说我要出新专辑!

薛之谦:叫什么名字呢。

大张伟:这个名字吧,特别有来头。

薛之谦:哦?

大张伟:可能是地球上最火的女团的一个名儿。

(观众尖叫)

薛之谦:你一说他们就知道。

大张伟:对,就是这个!

薛之谦:你们一块儿喊吧。

(观众:D!M!…)/大张伟:(大声)广!场!舞!大!妈!

薛之谦:大老师你等一下……

大张伟:诶诶诶。

薛之谦:好像不太统一?

大张伟:嗨!这个无所谓了!其实名称是什么一点儿也不重要。

薛之谦:是…吗?

大张伟:像薛老师专辑名儿一般都找首歌拉过来。

薛之谦:这是对的。

大张伟:出专辑的关键是我漂亮!不是,关键是,里边儿歌得好。

薛之谦:哈哈哈哈哈哈哈是歌是歌没错…

大张伟:看薛老师笑的,可能是痔疮好了。

薛之谦:哈哈哈哈哈滚啦你!(擦笑出来的眼泪)

大张伟:这次出的歌呢,好几首比较慢的那种……

(观众:情歌!!!!!)

大张伟:不是,谁跟你们说是情歌了?!

薛之谦:大老师主动写情歌真的假的?

大张伟:没有!你别听他们,没有情歌,就是那种浪漫可爱的……儿,儿儿儿歌那种。

薛之谦:…儿歌。

大张伟:对!

薛之谦:(斜眼)比如你的花蕊这种?

(观众:嗷!!!!!)

大张伟:哎呦你们嗷的,这一个个的差不多得了都跟哈士奇似的……

薛之谦:还有一首,(气声)晚上,在你的海洋,撒网。

(观众:嗷嗷嗷!!)

薛之谦:还有呢,世界再大你只奔着你的——

(观众:妞!!!!!!!)

大张伟:(捂脸笑)

薛之谦:大张伟你这个是真的圆不下来了。

大张伟:不是,我们这个,你不能往那个方向理解。

薛之谦:(靠近话筒)躺下是山水。

大张伟:行,那你,你你你还那什么呢,还什么狐狸用领地讨好你呢!

薛之谦:你还每个早上跟阳光都在呢!

大张伟:你还侵略时沙沙作响呢! 

薛之谦:你还啵个你的小脸蛋呢!

大张伟:你还除了谁谁都不爱呢!

薛之谦:你……

大张伟:你还不必赤裸相对!这词儿你看这带颜色的,诶——哟——喂——!

薛之谦:你……(指前边)场控老师我那提词器怎么还不滚啊!

大张伟:正好我那个也(一块儿指),不是,薛老师这词儿也太多了你能记得住吗。

薛之谦:这就羡慕大老师了。

大张伟:哎。

薛之谦:华语歌曲里语气词最多的一位歌手。

大张伟:哈哈哈哈哈哈没有没有……

薛之谦:随便唱!

大张伟:对口型也好对。

薛之谦:比如那个,哈咿呦哦哦!

(观众:倍儿爽!!!)

大张伟:其实也没几首啊,就这一个是……

薛之谦:鹅~~~~~~~~~

(观众:尴尬!!脑洞大!!)

大张伟:就这俩!

薛之谦:有一个最讨厌的,超过分了你,“哒啦啦 啦啦啦啦 哒啦啦 哦哦哦”

(观众:诗你!!!)

大张伟:哈哈哈哈行吧…

薛之谦:儿歌?

大张伟:不是,我是说我出的那些歌是真的没有少儿不宜的,就跟薛老师不一样……

薛之谦:哎你什么意思?(要抬腿踢)

大张伟:(跑远)没有没有没有我是说,幼儿园那帮孩子肯定跟着动物世界跳不起来。

薛之谦:你这么自信吗? 

大张伟:什么自信,这是客观事实!这跟自信没有关系对不对!

薛之谦:你唱一下你那首,《逛吃逛吃》。

大张伟:哈哈哈哈哈哈,我不唱。

(观众:piao一夜!!!!)

薛之谦:你看。

大张伟:我不是那意思!

薛之谦:而且我听说大老师还给一个游戏写了首歌,非常用心。

大张伟:哪…哪个?我我我这几年活儿有点儿多……

薛之谦:具体我是忘了,就记得老哥很荡那句……

(观众:无敌…!)

薛之谦:对!那个!你仔细品一品,大老师这笔钱赚得真是很辛苦的。

大张伟:怎么辛苦了?

薛之谦:你仔细想想,要有什么样的经历,才写出“长枪那么粗壮”……

(观众:噫——)

薛之谦:所以说大老师赚钱养家真的不容易!

大张伟:哈哈哈哈是是是,我也是,就这么觉得吧——

薛之谦:真的哇?

大张伟:你想想,有的时候,你不知道怎么夸自己,写一自传就是挺辛苦的——

(观众:噫!!)

大张伟:然后你赚钱养你身边儿那位,回去还得跪调音台——

(观众:嗯!???)

薛之谦:你等一下!

大张伟:然后好容易上回台,你一回头就跟被窝里似的,见的是一个人。

薛之谦:你说谁呢?!

大张伟:(往台侧缩)我,我我说激励我写长枪那位,过年胖九斤的,哎薛老师你说我说谁呢?

薛之谦:没听说过!

 

(完)


去年的相声:

对口相声 | 叫鸡哦不是鸡叫大过不是过大年。

大薛友情向 | 我们的粉丝总撕逼。

评论 ( 43 )
热度 ( 404 )

© 别抓,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