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薛 | 大学就该谈恋爱 1、2

 

非常无脑和短平快,不会有什么正儿八经的逻辑和感情铺垫的!

来自 @鸡哥 的点梗(梗在这儿)。

预警还早着呢(。会快快写的,主要……很久没有这么欢快了,如果不适应请务必提出来哦。

总之是个很无厘头的校园故事。




1

 

酒吧是铁老大开的。

老大算自主创业的典型,虽然大一就挂了十一门课,包括开卷的思修和马哲。但人家也不怎么在乎的,家里本来就有点产业,加上自己也喜欢做生意,寒假就盘了后山门口的咖啡馆,改成酒吧,雇几个学生管,自己天天瞎混。因为名字叫刘铁妹嘛,说爸妈生他的时候一心一意要个女孩,结果现在太没有杀伤力,一律不准别人叫他名字,只许叫铁哥。

薛之谦反正是叫他铁老大。他解释是他们毕竟是“混的”,叫老大比较有气势,还亲切。加上他也的确深受老大器用,当涂鸦美术师招过来第三天,就正式成为了一名能写会算的会计。当天晚上铁老大还跟他歃血为盟,应他哭诉的请求,决定满足他心愿,让他正式成为一名“道上的兄弟”,实现伟大的童年梦想。

但到底人为什么会把“成为一个混混”当成童年梦想?跟着铁老大的一个辍学小伙子抓心挠肝,百思不解。薛之谦捧着滴了草莓酱当血的碗,踩在凳子上慷慨激昂地演讲,说小时候矮嘛!受欺负嘛!校园霸凌!家庭暴力!幼小的心灵受到创伤而无人抚慰,所以心中有一颗报仇的种子,想着总有一天要让他们付出代价!驱除鞑虏!…啊那个,反抗侵犯!!对不对啊铁哥!感不感人啊铁哥!谢谢铁哥!我干了!

草莓酱+雪碧,豪放地一饮而尽。

旁边给老大调完一杯血腥玛丽的小弟1号砸吧嘴,“那薛哥你为什么不当警察呢?”

“……”


 

认识大张伟也应该是那天。老大开门收弟,全店庆贺,打个电话叫同级的那个什么什么朋克乐队过来捧场蹦迪。薛之谦对混混这一行业的理解除了道听途说就是美国电影,不过坏蛋喜欢重金属他也是知道的,那种超重低音的吵翻人的破锣嗓子歌嘛,他有印象。唱歌的就是那种画烟熏妆、穿骷髅头、叼着烟要烧人全家的穷凶极恶嘛,他知道的。

但反正大家都是坏蛋,他才不怕。他悄悄看一眼老大的纹身。背上一整片,据说是为了心爱的女人。有时穿工字背心,露出边缘的鬼火,霸气的嘞。

总之那个时刻他站在收银机旁边数钱——他记得是这样,他站在收银机旁边数钱,铁老大吭哧吭哧跟小弟把架子鼓一样样从门外搬进来,两个小镲三个人扶,一趟趟没完似的。他数的是今天准备用来找零的小钱,数到三百七十七点四,木门就又被拉开了,铁老大中气十足的声音从表演台子这边砸过去,“大张伟!”

三百七十七点六。

深灰色的帘子被掀开,帘子上印的反战标志皱起来。

脸比头发面积还小的、额头上炸起一缕绿毛的少年,摸着后脑勺蹭进来,不情不愿一样地,把手里的吉他柄抱紧了,被铁老大暴力搂进怀里,强行表达亲密。

“您您您您真是……就没变啊内个,内什么,嚯这店还真行,”他说话速度快得像赶着生孩子似的,“就那台子吧,行行行哎哟喂您先放开我您这个咯吱窝这味儿啊……”

三百七十八点一。

“今天哥高兴,张伟,你铁哥收了个小弟,长得俊的唷——”铁老大朝收银台这边指过来。

终于从魔掌中逃脱的主唱松快一下,把掉下肩的吉他背带捋上去。

“贼俊。姓薛,艺术那边儿的,学画画。”铁老大说,“高兴,真高兴。这次演出给你们双倍,八十,成不成?”

三百七十八点七。

大张伟后边儿的吉他贝司手都“噢”地跳起来。可他好像完全不在意似的,“成,都成,能演就行,我那歌什么词儿我也反正不改这您知道。”

“知道,”铁老大往这边喊,“薛,弟啊,薛之谦!”

捧着一把硬币挨个数的薛会计抬起头,双眼皮儿叠两叠,目光穿过铁哥宽阔的背,跟主唱对了个眼。


几百多少?

 

 

“然后就是一见……”他咽了下口水,“一见钟情嘛。”

“哇操哦。”佩佩一副星星眼。

“哎,你听过那个词吗,我觉得也合适,就是有一点,可能,……”

“你别废话!”

“啊好啦,就……一眼万年这种。”

 

 

2

 

薛之谦第二天睡到中午。他昨晚喝酒来的,半杯尼克罗尼就人事不省了。但他记得自己笑眯眯地看H乐队主唱在自己视线的一片朦胧里把着话筒杆唱歌,小屁股撅着,小眼睛耷拉着,小手收……喔,他真的有好小的小手收哦。

他头痛那阵儿缓过去了,又不想上课,心里一下子堵得要命,一下子又发甜。手机没电了,他直接套了衣服,插着兜儿吊儿郎当地下楼,去对面女生宿舍楼找佩佩吃麻辣烫。

佩佩是他前女友,名义上的。大一上学期佩佩追的他,也是一个自诩坏小孩儿的,涂黑指甲,嘴唇用diva色,染一缕一缕紫头发,奇厚的刘海儿。军训刚完,她把薛之谦拦在去食堂路上,斜着眼瞪他三秒,然后一拳打在他肩膀窝。

薛之谦后退五步。

“我喜欢你。”佩佩屌屌的。

“啊……谢谢?”薛之谦心想面子不能丢!他也端起来,酷酷地答,“姐姐,是这样的,你无论怎么回事出门腮红也不能只涂一边吧?啊?”

 

“……就是说咱们注定做姐妹,”佩佩把麻辣烫里的方便面挑出来卷一卷,“我那天是专门借室友的香奈儿64号好伐。想说见你该有个害羞效果来的。”

薛之谦翻白眼:“祥林嫂啊大姐,见一次说一遍。而且我说了我不是gay!你长长耳朵。”

“好好不说不说!”佩佩喝口汤,“你那个鱿鱼丸子吃不吃啦?”

“唉给你给你给你。”

“鹌鹑蛋……”

“好了你要什么你自己夹。”薛之谦把碗推过去。

“鸡柳咧?”

“不是要我喂进你嘴里去吧?”

“…谦谦。”佩佩谨慎地把他的碗推回去,“今天好沉重,鸡你都不吃了哦。怎么啦?有心事?”

“啊没有。”

“铁老大把你开除啦?”

“他敢!世界上找不出第二个这么帅的会计好伐!”

“……你挂科被辅导员谈话了?”

“我什么时候挂……”薛之谦要砸筷子,“我,街头流氓!快意恩仇!怎么会怕辅导员?!”

“哇操那你有心上人了。”

“闭嘴。”

“哇……操,你有心上人了欸谦谦!!”

“……你小声点。”

“哇不是吧!是个男的!!!”

“……佩佩!”

“哈我说什么来着!是谁?是谁?是谁?”

薛之谦马上后悔来找她,蜷着手指攥住包要跑。可是佩佩眼疾手快,一招扫腿,脚跟搭在他凳子边边,挡住往外的路。

“薛之谦,你老实交代,我还能放你一条活路。”佩佩把口红吃掉了三分之二,剩下血紫血紫的外圈沾着一片红辣椒,阴气森森,“你要是吊我胃口——”

“好好好了!”薛之谦捏着她穿马丁靴沉得要死的脚尖慢慢放到地上,“你凶起来比铁哥还可怕。”

“你铁哥见我要跪下喊姑奶奶的啦。哎呀是谁是谁啦?”

“啊就是,你知道那个,哲院的……大张伟。”他小小声。

“哪个?”

“…大张伟啦,就F乐队哪个。”小声。

“哎薛之谦你不要讲话像娘娘腔一样好不好!到底叫什么嘛?!”佩佩急得马丁靴就要跺在他脚上,上半身整个凑过去要他大点声讲——

“大张伟啊!”薛之谦一拍桌子,“你聋啦?我说F乐队那个主唱,姓大,大张伟啊!!!”

 

门口塑料帘子往两边一开,刚探头进来的主唱张伟同学给吓一哆嗦,朝着离门口最近那桌声源壮着胆子问,“您叫我?”他把后面的吉他手迅速扯过来当人肉盾牌,“光天化日打架斗殴违反校纪啊,第第第十三条。”他看着呆成傻鹅的、昨天夜店的白嫩小帅哥,“啊,是您叫我?”

 

 

 

 

 

(未完尽量很快待续!


评论 ( 33 )
热度 ( 248 )

© 别抓,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