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谦世界 | 老男人…网恋故事01(。

妹有预警……

写一篇不长、但更新会很慢很慢的,不分攻受(肉再说)的现实向网恋故事~(好的!已经剧透完了!


 


01

 

“做一名搞笑艺人是什么体验?”

 

薛之谦关注的知乎大V「关注」了这个问题,推上他首页。

他点进去看,才只有一个回答,还是这么开头的,“利益相关:某知名相声演员的朋友。”

啧。以「我一个很厉害的朋友」开头的几乎都没可信度,他差点儿没忍住直接退出,看完了那几行什么“很辛苦”啦、“十年功”啦之类悼词一样的句子,最后还是朝着镜子翻出个大白眼。

“搞笑艺人”。

是不是所有人都觉得小丑摘了面具一定是抑郁症?

当然,也不是说小丑都没有抑郁症…只是这既然是自己的选择,那么怀揣着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心态走到死,也就走到死了。谁做什么职业没有想死的时候?绝对乐观的人存在吗,那都是歌词里一时快活。

镜子里的薛之谦眼袋有点大。


吹风机声音停了,化妆师把他耳朵旁边的碎发拨开,说:“谦谦老师,可能有点疼哦。”

他赶快挂个笑,手机摁灭:“嗯没关系,也不是第一次粘啦,谢谢你哦。”

 

是,节目组叫他粘假耳朵上镜。

节目组也叫他自己想段子。台本一段一段地空白,编导一看是个老油条了,笑嘻嘻说薛老师这么厉害肯定不用我们写的段子,对不对。他摆手,编导又接,薛老师,收视率就靠您啦哈哈哈哈。

他无力地只能也哈哈哈哈。收视率高对他也有好处呀,最后一期他要宣传自己的歌。镜子里的薛之谦,段子手,一夜翻红的长微博主人,发广告比唱歌贵的歌手,头发染得吹得乱七八糟——但比起隔壁大张伟要明显正经多了,一点也不非主流,果然还是脸不错!好,人要知足,长成这样已经天降大运了好吧,简直,嘶!!

镜子里的嘴角疼歪了。他们用的胶水质量不怎么样,涂上又发凉又发紧,假耳朵尖一放上去,要把耳廓箍个严实,软骨发疼。

“好了好了马上好了。”化妆师细声细气,拿吹风气来热干。他又端正微笑。

手机按开,有新动态。

 

“占个坑先。”用户名为「一点儿也不像你爸」的知乎用户,在他关注的问题下面回答,“忙完我写点儿感受。其实吧我也不是搞笑艺人。可是命运的风暴多猛烈,谁不是被逼的呢是吧?楼上那是童子功,说天生吃这碗饭的。我不是,本来也有梦想,后来就不提了。过着过着日子发现挣到够吃的干什么也都行,当什么艺人不是当~”

嗯,听这个口气大概是同路子走迂回路线的吧。

薛之谦抿着嘴,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他想这个心态跟他有一点像,但更洒脱,估计是这一行做蛮久了,放弃的东西多。那他还好,他坚持着的还坚持。

赞同那按钮还没点完,听见外边儿敲门声咣当当,大张伟从门缝嘟囔,“薛老师你弄完了吗。”

他忙不迭地摁个“感谢”,收着手机站起来,“好了好了。大老师——哎你怎么这么丧啊?”

大张伟跟化妆师打个招呼,转头就歪小沙发上,旁边抱枕拢怀里,“累呗有点儿,……然后我刚才看他们练歌。你说这是个音乐节目”,他垂着头,两只腿交替着晃来晃去,像个没考好的孩子,“结果您跟我都没歌唱,唉无所谓了…化好了吗对下本儿啊?”

化妆师姐姐适时停了扑粉的手,替薛之谦说“好啦”。前面的话她可没办法接,适时尿遁跑掉了。

薛之谦一本正经答:“我们努力吧大老师,我觉得今年是幸运年,我们要红的!”

“啊?”大张伟笑得嘴角咧成个“一”,像漫画里猫咪的嘴巴,“努力。行吧。薛老师我可够红了,您自己加把劲儿~”

 “哈哈哈你滚啦!”薛之谦抬腿想踹他,瘫着的那位虽然知道踹不到,还配合着躲了躲,坐得更歪了。

耳朵好像没粘牢,一动就扯着皮肤痛。他龇牙咧嘴又坐回去,从化妆桌上捞台本:“大老师我们台本上好像没几句话欸。……你要给我个什么梗接接吗?”

“我没想。但这次不是林俊杰来吗,”大张伟把脸往抱枕里埋,又转移话题了,“薛老师,您那尖耳朵摘了成吗,看着跟什么东西成精一样,增高垫儿成精——那增高垫儿梗可别再用了,多老了都——”

“你以为我愿意戴啊!”薛之谦想起知乎的问题,“但我在台上就是个,相当于,搞笑艺人你懂吧?”他摸到手机,又叹口气,“行啦我没有大老师梗多好不好,你抛给我几个嘛。”

“不是,”大张伟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说完。编导在外头敲门,说大老师是不是在这儿哪,还有谦谦老师,咱们去遛一下儿台吧?

大张伟长长地叹一口气,扔了抱枕站起来。

“走着吧。”他说,“别瞧你那手机了,哟薛老师也看知乎啊?”




tbc.




评论 ( 39 )
热度 ( 231 )

© 别抓,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