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文系列1 | 入圈必读,《举手之劳》和《节点》

最近惊悉安卓app没有榜单功能!太遗憾了,为此骂lofter十次。那么从前的、沉下去但非常经典的作品冒着被忽视的风险,而热门大约只可保留三天的内容吧?

lofter到底抽什么风,为什么放弃榜单,生气。

这个圈子到现在得有两年了,优质的文章不少,退圈的太太也不少。我大概能理解好多朋友的心态,在“最近”里刷一刷发现没有喜欢的,只能自己动手写。

或许也有读者觉得没粮可吃,而且是持续性没粮可吃。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继而以精卫填海的方式,能做多少做多少,想让tag更好一点。

真的感谢,并也想做些什么。

因此,我在想,大概每三到五天更新一次推文,每次只推两篇。只推我自己喜欢的,并一定附文评。文评是写给作者看的,也是写给大家看的,或许有些已经讲过千万次了,大家也看过千万次了,但好东西,毕竟看不厌的。

所以希望每个人都看,恨不得每个人都去表白夸太太才好。


这各位先读文评也好、先读文章也好,请拜托读完,一切读完再说。



-

《举手之劳》  Zucker

现实向。教科书级别的rps作品。


我曾在转载里说,希望每个点进tag里的人,第一篇看的就是举手之劳。

如果要说人物,或者角色,在每个粉丝/作者/读者心里都可能有不同的形象,那也行。那么在我心里,他们这两个人物的底子,最不可抛弃的那部分,就是他们都成熟、都经历过世事,是有着相当可观人生阅历的中年男人。赤子之心不代表单纯幼稚,坚忍不拔不代表实心眼子。他们偶尔有可爱与发懵、透露一些大孩子的心事,但年轻就出道、混圈十来年,那种童真叫返璞归真,不叫懵懂无知。

所以我太喜欢这文章里的两个人了。

大张伟从开头就特透彻了,他知道自己是靠“贩卖青春期痛苦”出道的,他知道娱乐圈里要么跪着赚钱,要么不开心地跪着赚钱。这是个给人表演的行当,特别在这儿,你没办法,这圈子变不了,但你能想法子让自己开心。我甫一开始就佩服张伟这一点,他爱拧,但逼着自己不拧,他爱不开心,但他知道自个儿怎么才能开心,所以他就去开心。

这跟咱们有什么不一样吗?太有了。他跟两种人都不一样:一种不知道自个儿为什么不开心的人;一种抱着情怀或者什么别的东西死都不想开心的人。看不起大张伟的通常是后者,既实现不了理想又不为理想努力,还牛逼兮兮地以为自己特立独行有自由意志。

我可去你的吧。

所以大张伟还真他妈是个艺术家。

 

他开始以为薛之谦是那个“跪着卖鸡汤的”,“他用嘴反反复复地声明自己心里有一团火,直到人们忘了他,抛弃了他,灯关了,他还跪在那里,傻不愣登的。”

这句话太好了,有多好?我一个没有咬手指甲盖习惯的人咬着手指甲盖想除了这句还怎么能概括薛老师给我(或许也是很多路人)的第一印象:没了。

薛老师特傻了。

我第一次去了解薛老师其实是静距离还是什么,总之是静姐的采访,他讲到自己的童年,家庭,长辈。他在沙发上哭成弯弯缩缩一团的模样,眼神里却发着狠,咬着牙,右手朝着空气劈下去,说一段非常有画面感的伤心往事。我向来是很难哭出来的,但也眼睛湿湿的,觉得揪心。

我们似乎特别喜欢用“傻”来形容执着的人。薛之谦好像尾生抱柱一样的,是普通人知道了那个故事会指点着笑的、不用来指导自己人生的一种执着。混出头来,那么你是坚持到底的英雄;混不出来,你就是歪脖子树上吊死的傻逼。我第一时间害怕他可能混不出来的,——直到听到他做生意的成功,晓得了他混不出来也活得下去——当时急的直想买他所有专辑。有种“众筹为这个傻子点小心心”的感情,也是很纯真了。

但你知道这感情是不对劲的。它叫同情。居高临下。薛老板现在也说,要有尊严地红。多么有尊严呢?就是你哪怕把我当对手,不要把我当落水狗。他有够拼的,他也知道这个社会该怎么拼。“他绝对不是个样子货”。

他绝对不是个样子货。

喔,他可棒了。他在心理状态的最低潮期去做生意,去跟人打交道——你来告诉我,你的社交恐惧症能支撑你跟一趾高气昂的陌生人说几句场面话?他就是能逼自己。逼成了,然后呢,就过美好的有钱的生活吧?不行啊,他憋着那口气呢,他想说我心里有团火啊,我现在做的这些不是那团火啊。

接着他更棒,他成功地摸清了,怎么说,时代发展的潮流,历史舞台的主要角色,他知道这时代人们需要笑,所以他去让人们笑。

哦哦哦重说。

他去让人们笑,正好,这时代的人需要笑。



-



《节点》(节点1-17  节点18-20)李桥头

AU,关注的是一般作者不敢写的,他们性格最敞亮、也最阴暗的那部分。


其实,如果我们拿现在的大张伟和薛之谦去评判《节点》,那它是ooc的。他们两个现在是事业有成的焦虑症患者,在自我满足和外界虚荣之间混淆标准、摇摆不定,是《举手之劳》里的样子。但是,同学们!并不是说这篇文章真的ooc。我总觉得《节点》里的两个人,是少年时期的大张伟,和刚出道没多久的薛之谦,是他们身上隐藏的阴郁的性格特点最鲜明的时候。两个人都自以为找到了人生的金羊毛,但迅速发现这东西没用,于他们没用,于世界没用,甚至他们自己,于世界也没用。

截至《节点》20,他们性格里触底反弹阳光积极的自愈能力都被病给耗没了——要么一开始就根本没有。从职业性质里能够满足自己的掌声和认可也因为设定而无法取得。真人slash的au最难的就是让人物在另一个设定里显得不单薄,桥头老师选了个单薄的路子,但竟然没有片面化人物。真的没有。这是桥头的功力。

大张伟的敏感和任性、薛之谦的果断和小心翼翼都被写了十足十,而且自然流畅,一点儿也不矛盾。为什么大老师嘴边天天挂毒鸡汤劝人放弃不要努力,大家还觉得他现在阳光积极天天向上?那为什么他阳光积极着,大家还心知肚明他是一个悲观主义者?

张伟有一种自我毁灭式的任性。这一点和薛之谦是截然相反的。薛之谦是一种在折磨中寻求快感的自虐。张伟丧了,狂躁了,抑郁了,他不去捞自己,他就让自己继续沉下去。他不想去变好,如果非要做出改变,那么就让他周围的世界做出改变。所以他失恋了能在街头哭几个小时,他复发了能让自己放开了狂躁下去,他清楚地知道这是不好的,但那有什么关系?他就是要这么做。

但薛之谦不一样,薛之谦从心底里不自信。他为自己的病感到痛苦,他逼着自己去变好。他的人生过程就是不断地反思和自我检讨,他甚至刻意不去满足自己的欲望、总是抑制着自己,离真正渴望的东西越近,他越害怕,越患得患失。这样的人更容易做出孤注一掷的决定,因为只要有一点能好起来的希望他也抓着,即使他知道如果这机会失败了,他是要粉身脆骨血肉无存的,但这种不确定之间的自我折磨就是他的本能——他离开张伟拿着一张车票去成都,看到这儿我简直要拍大腿,这与我们世界中的他赔光了最后的钱还抵押了房子去做生意,真的是一模一样的。

从此我成为一个(并不合格的)桥吹!

文章里你能看见张伟是个太阳黑子。黑子你知道吗?他哪怕自己都烂到底了,但还能给周围温暖。真是春天父母的温暖。特别无条件的爱。薛之谦也知道自己幸运,世界上千千万万的人对他视而不见听而不解的时候,还有两个,至少有这两个,永远爱他。只要这两个爱不冲突起来,他就能好下去。只要他们不冲突起来。

这种战战兢兢的幸福时刻吊着他的命。你把盒子打开之前猫是死的活的?死的活的?你不知道?不行,你必须要猜一个,猜吧,快猜啊,你!十,九,八,七,快,盒子就要打开了,是死的活的?


它是死的,你更解脱。







-

-


评论 ( 38 )
热度 ( 264 )
  1. 那些年我们笑傲过的江湖别抓,酱 转载了此文字

© 别抓,酱 | Powered by LOFTER